第302章 傅璟琛被她的这个小动作愉悦到了

小说: 穿成炮灰原配后被权臣娇宠了 作者: 楚玥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397 阅读进度:302/346

第302章傅璟琛被她的这个小动作愉悦到了

将饭菜端去厅堂后,二人面对面坐了下来。

傅璟琛动手帮她盛了碗汤。

苏晚喝了口,发现很是鲜美,好奇问道:“这是什么汤?”

“应该是野菇类的汤。”傅璟琛尝了一口后,解释道。

苏晚很喜欢这道汤,忍不住多喝了半碗。

二人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吃得并不快,等饭吃完的时候,天色已完全黑了。

苏晚觉得自己有些吃撑了,起身要收拾碗筷,却被傅璟琛拦住了。

“不必管这些,明日自有人会来收拾。”

苏晚其实也不想收拾,但她就是肚子有些撑,想活动一下,帮助消化。

傅璟琛却好像知道她的想法,笑了下,拉过她的手,“我们去院子里走走。”

苏晚跟着他出了屋子,发现今晚上的月亮很皎洁,将院子映照得很清晰。

傅璟琛带她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后,便带着她往后院去了。

苏晚见状,一颗心提了起来,沉默着没吭声。

直到进了一间屋子,看到里面偌大一个温泉池时,她瞬间愣住了。

“这里怎么会有温泉?”

“温泉?”傅璟琛嘴角勾了下,“这个说法倒是新鲜。”

苏晚闻言,反应过来,在古代,温泉叫汤。

“你之所以买这个庄子,是因为这里有温泉的缘故?”她问道。

“嗯。”傅璟琛点点头,突然倾身从后面将她抱住,低头在她细白的颈间,啄了下,察觉到怀中女子轻颤的身子,他嘴角勾了下,缓缓收紧了手臂,然后哑声道,“今夜无人打扰,我服侍夫人洗浴。”

他忽然从后背贴上来,苏晚脸一热,心如擂鼓,侧头看了他一眼。

灯火下,男人俊美的轮廓,在氤氲的气雾里显得有些朦胧,但一双漆黑双眸中,却分明带着极致的温柔。

四目相对,她心里悸动了下。

再想到他的用心安排,她终是轻轻点了点头,“嗯。”

傅璟琛闻言,郑重其事地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然后一手拥着她,一手去解她的腰带。

苏晚呼吸一滞,手指蜷紧。

没片刻,衣裙委地,她被傅璟琛抱起,一同进入了温泉池中。

刚开始,苏晚还有些不自在,身体绷得紧紧的,但随着男人动作轻柔地划过背脊时,她便放松了下来,索性趴在池岸上,任由他给自己搓背。

到后面,她竟然有些昏昏谷欠睡。

傅璟琛见她这么疲惫,很是怜惜。

但想到在府里的时候,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情来打搅二人,他又打消了放过她的想法。

苏晚要睡着的时候,只觉得身子腾空,立即吓得目垂意全无,赶紧双手搂住他的颈项。

对上男人暗沉的眸时,她咽了咽口水,凑到他耳边,颤着声音道:“你、你要轻一点……”

傅璟琛愣了下,很快意识过来她所想,不禁好笑地低首在她水润的唇上啄了一口。

“夫人在想什么?”他便是再急,也不可能在这池子里便要了她的。

二人都是初次,他总得照顾她的感受。

听着男人的笑声,苏晚险些浆糊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些。

她脸一烫,尴尬得将脸埋入他的颈窝。

傅璟琛被她这小动作愉悦到了。

他扯过一旁的布巾,将她裹着,抱出了温泉池。

苏晚这才注意到屋子的另一边是一间寝室。

看着铺了心形鲜花的床榻,她愣了下。

但很快,她便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男人一定是去请教了杜夭。

怪不得她下午过去铺子的时候,杜夭对她笑得一脸暧昧。

想到此,她脸一烫。

傅璟琛将她放到了榻上。

苏晚裹着布巾,看着榻上的鲜花,心里涟漪阵阵,泛起甜蜜。

这时,傅璟琛去而复返,端来两杯酒,一杯递给她,一杯他自己拿着。

杯子是琉璃杯,有点像后世的高脚玻璃杯,里面盛着一层浅浅的酒红色液体。

苏晚低头闻了下,发现竟然是葡萄酒,顿时惊讶地看着他。

“这酒,你是哪里弄来的?”

傅璟琛见她这般惊讶,只好解释道:“这酒虽然难得,但要弄到,其实并不难。去年有番邦使臣进贡了不少,宫里恰好有,我向皇上要的。”

苏晚闻言,心里有些感动。

对他来说,这酒兴许并不难弄到,但他的用心,让她很感动。

她虽然不是很注重仪式感的人,但如果有的话,自然也会很高兴。

“夫人,我敬你。”傅璟琛突然道。

苏晚回过神,收敛思绪,与他的杯子碰了下,愉悦地说:“我也敬你。”

傅璟琛酒量不好,只浅浅地抿了一口,便放下了酒杯。

苏晚见状,杏眸闪了下,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含入嘴里,然后放下杯子。

傅璟琛见她把酒都喝完了,并不奇怪。

他对她的酒量是了解的。

她的酒量似乎特别好,甚少会醉酒。

才这么想着,身旁的女子突然起身,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尚未反应过来她的意图,鼻间忽然闻到一股葡萄酒的醇香味道。

紧接着,女子馥郁柔软的唇便覆了上来。

他怔了下。

很快,香甜醇厚的酒液,便渡入了他的唇中。

傅璟琛黑眸眨了下,低头看着怀中女子俏皮狡黠的模样,他心间一荡,忽然搂住她的腰,将她放倒在榻上。

苏晚刚有些得意,对方被自己喂了一口酒,结果,那酒又被喂了回来。

傅璟琛勾着唇角道:“夫人调皮,明知我不会酒,若真喝了,今晚上……”他顿了下,止住未再挑明,只意味深长地笑了声。

苏晚脸一红,旋即呼吸一滞,因为她身上的布巾已被挑开。

屋子里虽然烧了地龙,但果着身子,还是有些凉意的。

不过很快,她便被一股热意包围,再不觉得冷了。

幔帐垂下,阻住了里面的美好。

不久,帐中传来女子低咽的声音。

这声音一直持续了很久。

在这样幽静的深夜别庄里,显得特别清晰,然而今夜,没人来打扰,只有月亮见证着二人的结合。

帐子里,苏晚一脸汗湿,长发黏腻地贴在脸侧,昏睡过去的时候,突然想起穿书前自己吐槽傅璟琛不行的话。

她后悔不迭。

然而为时已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