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

小说: 穿越之勉为其男 作者: 怜惜凝眸 更新时间:2016-01-30 字数:6937 阅读进度:22/98

安静下来,用冷漠的眼神盯着白衣男子三人。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愣住。

国字脸的随从最先反应过来,厉声斥道:“你想干什么”

雷铁大步跨到秦勉身边,楼住他的肩,冷眼看着那随从。

张大栓、雷向礼和吴敌虽然觉得事情莫名其妙,但也不怵,一同走过来,和秦勉、雷铁站在一起。

白衣男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不善地盯着秦勉。

秦勉也知道事情不好处理,但他不可能放下黑狗不管,一脸歉然地看向白衣男子,语意诚恳,“这位公子,是我失礼了。但想必您也看得出来,这只狗认识我。实不相瞒,也曾径救过我。我愿意出钱买下它,公子可以开个价。”

白衣男子脸色冷沉,眯着眼,轻蔑地笑了笑,不说话。

国子脸的随从冷哼一声,“我们公子像缺钱的人吗还不快把它放下不然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

秦勉微微皱眉,极力争取,“我自然看得出公子并不缺钱,但这只狗于公子来说,只是一只猎物。我们愿意再打几样猎物,与公子交换这一只,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另一个随从挑起眼皮,不耐烦地道:“你个乡下小子知道什么这东西难得的机灵,我们公子追了它整整三天才抓住它,是要带回去驯养的。旁的猎物都比不上它。得了,我和你罗索什么,赶紧放下。”

国子脸随从眼一瞪,凶狠地道:“还不放下真要我们动手”

张大栓见势不妙,低声劝秦勉,“这些人一看就不简单,咱们平头百姓惹不起啊。”

秦勉的心一沉,一时没了主意,有些无措地看向雷铁。

雷铁投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右掌捏了捏他的肩膀才将他松开,从怀中掏出一个青绿色的小巧瓷瓶,走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刚才一直在若有若无地打量这个脸上有疤的男子,直觉认为他不简单。

“不知阁下可听说过清戾丹”雷铁淡淡问。

白衣男子本来靠在树干上,闻言微微动容,直起身,眼中有狐疑之色,“是传说中可解任意奇毒,被人称为神丹的请戾丹世上真有这种东西”

秦勉一惊,连忙走过去拉了拉雷铁的袖子,小声道:“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雷铁以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淡声道:“不错。用此丹换阁下的猎物。”

“公子,小心上当。”两个随从连忙提醒。一个乡野莽夫怎可能有那种神奇的丹药

白衣男子有些犹豫,“我如何知晓这丹药是真的”

雷铁将瓷瓶递给他,“那就要着阁下的胆识和见识。”

白衣男子一看瓷瓶,神色便微微一变。这瓷瓶不是普通的瓷,而是上等的天碧瓷,这种瓷器烧制不易,且能测毒,极其名贵。光这么小一只瓷瓶就值至少五百两白银。这样的瓷瓶不可能用来装一枚假丹药。退一万步讲,即使里面的丹药是假的,用一只猎物换价值五百两白银的瓷器也不亏。

白衣男子盯着雷铁许久,雷铁始终波澜不惊。

白衣男子犹疑片刻,将瓷瓶收入怀中,“猎物是你们的了。”说完,匆匆离开。他要尽快找内行之人辨一辨瓶内的丹药。

两个随从诧异地对视一眼,快步跟上。

“公子,等等我们”

三人很快就消失在密林深处。

有张大栓三个外人在,秦勉不好详问请戾丹的事,只得忍着疑问,将小黑狗身上的绳索解开。

小黑狗朝他呜咽一声,软软地躺在地上,微微喘着气。

秦勉看出它的虚弱,拿出背篓里的水囊,喂它喝水。

吴敌蹲在一边,好奇地问:“嫂子,它真的救过你”

“嗯,”秦勉道,“我救过这只狗,这只狗也救过我。”他一直认为重生与当初黑狗送给他的空间脱不开关系。虽然不清楚这只狗和前世的那只狗是不是同一只,但既然见到,就是有缘。他做不到冷眼旁观。

“这是狼。”雷铁意味不明地看了媳妇一眼。媳妇说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却记得这只狼。嗯,媳妇身上的疑点又多了一个。

“啊”秦勉瞠目结舌,“真的是狼”

雷铁点头。

张大栓三人也目瞪口呆,看着温顺地喝着秦勉手心里的水的小东西,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一只狼。狼在他们心中一直是凶残嗜血的猛兽。

小黑狼喝了掺和了灵泉水的水,不一会儿就站了起来。

秦勉揉揉它的脑袋,“好了,没事了,去吧。可别再被人抓住了。”

小黑狼在他腿上蹭了一下,跑进草丛,不知所踪。

雷向礼苦笑地对秦勉说道:“大嫂,你胆子可真大,刚才喂水时也不怕他咬你。”

“是啊,我也吓了一跳。”吴敌附和。

雷铁神色淡然,蓦然不语。如果那只狼敢咬人,他自然有办法拦住。

秦勉微微一笑,“我一直觉得有些动物是有灵性的,能感觉出人类的善意和恶意。”

“真神奇。”张大栓摸着下巴道:“小时候听过不少野狼下山吃婴孩的故事,万万没想到野狼也有通人性的。”

几人在原地唏嘘了一番,张大栓道:“得了,继续打列吧。”

几人又列到四只野鸡,还发现一头近百斤重的野猪。张大栓三人的弓箭都不好用,还是雷铁的强弓一箭将野猪射倒,一命呜呼。

秦勉开心不巳,“过年不用花钱买猪肉了。”

张大栓忙道:“听说野猪肉比家养的猪肉更好吃,铁子,卖给我一些怎么样”

“我也买点。”吴敌道。

秦勉和雷铁相视一眼,表态道“这野猪虽然是雷铁列到的,但也多亏了你们三人在一旁拦截,别说什么买不买的,你们俩每人十斤肉。四弟也拿十斤回去给爹娘尝尝,”

张大栓三人知道他和雷铁不是小气的人,客气了两句,都高高兴兴地接受了。

“已径晌午了吧”雷向礼看了看天色。

秦勉对雷铁道:“就在山上烤点东西吃吧。”他想起很久以前雷铁给他的烤鸡腿,很怀念那种味道。

雷铁对他可谓百依百顺,没有异议。

“我们也不急着回去。”张大栓道,“索性一起。”

雷向礼和吴敌也没意见。

几人跟着雷铁来到一条小溪边,雷铁和张大栓到水边杀鸡,秦勉、雷向礼和吴敌三人在附近捡柴禾。

火堆燃起来后,雷铁折了根树枝,剥了皮,串着野鸡烤,从怀中摸出一包调料,用小刷子往上面涂抹,自从秦勉发明火锅调料后,他每次上山打猎都会带一小包,若是在山上烤食物吃可以调味。

张大栓三人自然也分了些。

雷铁最有经验,野鸡最先烤好,整只递给秦勉,才去烤第二只。

秦勉撕下一只鸡腿给他,抱着整只野鸡啃。抹了调料的野鸡更鲜嫩香醇咬一口,恨不得把舌头也吞下去。

背后响起沙沙的声音,之前见过的小黑狼踩着枯叶小跑着过来,站在秦勉跟前。

秦勉失笑,用小匕首把鸡头、鸡脖子和鸡屁股切下来丢给它。

小黑狼几口吞掉,挨着秦勉安静地坐下,不时摇摇尾巴,看起来又像一只狗了。

秦勉、张大杜、雷向礼和吴敌四人快吃完了,雷铁的野鸡才烤好,低声问秦勉,“饱了吗”

秦勉点头,“太饱了。”

雷铁将烤鸡分成两半,一半扔给小黑狼。

小黑狼看了他一眼,不客气地低头啃咬。

张大栓、雷向礼和吴敌三人隐约明白雷铁为什么这么做,都看向秦勉。

秦勉若无其事,悄悄地捏了捏发热的耳根。

第61章一点白

填饱肚子后,几人抬着野猪下山。

小黑狼一声不响地跟在秦勉身边。

吴敌诧异地道:“它不会是要跟着嫂子下山吧”

秦勉也很意外,但更高兴。家里就他和雷铁两人,有些冷请,他早就想养只宠物,如果小黑狼愿意跟着他们再好不过。

“它想跟着就让它跟着吧。”秦勉沉吟着“只是张哥,四弟,吴敌,你们最好不要把它其实是只狼的事说出去,以免村里人恐慌。”

张大栓三人都应下。

张大栓提醒道:“只你还需约束着它,莫逮鸡撵鸭。”小黑狼还小,倒不怕它会伤人。

“放心。”秦勉做出保证,看了雷铁一眼,“还有,清戾丹的事,希望你们也都别提。”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他看得出雷铁不想提以前的事。

张大栓三人纷纷应下。

秦勉不想脏了院子,让雷铁和张大栓把野猪放到河边,就在河边处理。

吴敌主动道:“我去请廖大伯。”廖大伯是杀猪的一把好手,村里有人杀猪都请他。

“我回家拿盆装肉。”秦勉道。

雷铁让雷向礼在河边看守,和秦勉一起离开。他是要回去搬柴禾。

小黑狼紧随二人的步伐。

进了家门,小黑狼默默地看着秦勉在踏脚垫上蹭了蹭脚底的泥土,有样学样。秦勉和雷铁暗暗称奇。

不待二人说什么,小黑狼先一步进屋,慢悠悠地在各个屋子里转了一圈后出来,安静地蹲坐在沙发边。

秦勉找出两个盆子和两个竹筐,雷铁则去屋后扛了一捆柴禾。小黑又跟着他们出门。

回到河边,雷铁现砌了一个简单的灶,烧开水备用。

村里人听到消息,陆续过来看热闹。

廖大伯几个月没动刀,但手艺并未生疏,熟练地将野猪处理得干干净净。

有好几户人家陪着笑想以家猪肉的价钱买野猪肉,秦勉都没答应,野猪肉比家猪肉好吃,每斤要贵上八文钱。如果他愿意以家猪肉的价钱卖,就算这些人占到了便宜,指不定背后还骂他傻。何必呢。真正的情谊不是靠几文钱能培养起来的,还不如算得请请楚楚。

最终,秦勉只给了雷向礼、张大栓和吴敌各十斤,又给了廖大伯五斤做答谢。

廖大伯笑眯眯地拿着肉回去,还对雷铁说,以后若是还要杀猪随时去找他。

秦勉和雷铁将其余的肉都搬回家腌制,悬挂吹晾。

忙完后,秦勉才有空问请戾丹的事。

“你说的请戾丹的事都是真的”

雷铁点头。

秦勉一惊,打翻了茶杯,茶水淌了半边茶几,往地上流,“那种东西一听就很贵重。虽然我很想救小黑狼,但当时完全可以另想他法。”

眼见茶水要流到秦勉的脚上,秦勉毫无所觉,雷铁微微摇头,把他的脚搬开,两根手指夹起茶几下的抹布擦水。

“别多想。宝物起到作用才是宝,无用时便是废物。”

秦勉还是很介意,“那个白衣人不像普通人,如今他用掉清戾丹后再问你要该怎么办”

雷铁笃定地道:“我有法子,别担心。”

秦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怔怔地看着他,半晌,呐呐道:“我说我救过它是真的,它救过我也是真的。”

“我信。”雷铁看着他,嘴角轻挑,深邃的目光意外地带着二分戏谑。

秦勉心念一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说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却记得小黑狼,是前后矛盾吗他的耳根又腾起一股烫热,不知道该怎么糊弄过去,尴尬地轻嚷一声,移开目光,大声道:“小黑狼以后大概会和我们一起生活,起个什么名字好”

“你决定。”雷铁拿起茶壶重新帮他倒了一杯茶。

小黑狼似乎知道他们在说它,翘着脑袋看他们。

秦勉看着它头上的白点,笑道:“要不就叫一点白。”

“贴切。”雷铁言简意赅地评价。

“好。你以后就叫一点白了。”秦勉弯腰摸着小黑狼的脑袋。

小黑狼一动不动任他摸。

“对了,最好在院墙上凿个洞方便它进出。”秦勉对雷铁说道,“我想,它不一定会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家里待着。”

雷铁站起身,“我这就去。”

雷铁出去后,秦勉微微叹一口气,倒在沙发上出神。雷铁知道他没失忆,但又不追问,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真的不介意自己骗他不过,如今看来,不止他有秘密,雷铁也有秘密。听那白衣人所说,请戾丹非常珍贵,雷铁怎么会有他离开的十年一定不简单。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雷铁有事情瞒着他,他心里很不舒服。

院子里碰碰地响,秦勉喊道:“你可别把整面墙都砸倒了。”

“不会。”雷铁的声音平平稳稳。

秦勉翻身而起走出去,一点白慢腾腾地跟着,尽管还小,姿态巳具有狼所特色的傲气。

院门旁边紧挨着地面的几块砖被雷铁砸破,露出一个比盘子大的洞。雷铁用锤子将一些凸出来的尖锐棱角敲碎,以防一点白被刮伤。

秦勉蹲在他旁边,指着洞口对一点白说道:“一点白,以后家里没人的时候你就从这里进出,明白吗”

一点白看了他一眼,矮着身子,肚皮贴着地面从墙洞里爬出去,片刻,又从外面钻进来。

秦勉惊喜地道:“我就知道你很聪明。”

一点白像是对他的表扬不以为然,耳朵抖了一下,淡定地在他脚边蹲坐着。

“大哥、大嫂。”

雷春桃俏脸带笑地走进门,和她一起的还有卫氏。

“你们俩都在家呀。”卫氏笑着开口。

秦勉客气地道:“小娘来了。”卫氏进门后,有好几次向套近乎,都被他避重就轻地绕开。他无意和杜氏亲近,同样无意和卫氏走近。他可不希望因为卫氏的举动导致杜氏的注意力又转移回他和雷铁身上。坐山观虎斗何其美哉

卫氏手里端着一个碗,语速轻快,“我是来多谢你们送的野猪肉。这是今天早上我做的锅贴,你们小妹说味道甚是不错,我们俩就送些过来给你们尝尝。”她名义上是秦勉和雷铁的小娘,但毕竟男女有别,单独过来容易惹人闲话,所以叫了雷春桃和她一起。

秦勉捧了碗,“今日猎野猪时四弟也出了大力,我们才分了些猪肉给他,小娘没必要这么客气的。”

卫氏的笑容一僵,不由重新衡量秦勉。这少年年纪不大,没想到还挺难对付。

秦勉进屋把锅贴转到自家的碗里,将碗还给卫氏,意有所指地道:“多谢小娘念着我和雷铁,其实我和雷铁不小了,都能照顾好自己。您只要照顾好爹和娘,我们就放心了。”

卫氏接了碗,微微一笑,一时无话。

雷春桃看见一点白,欣喜地走过去,“呀,大嫂,这就是你们捡到的小黑狗真可爱。”

“它叫一点白。”秦勉提醒道,“小心。它现在不认识你,恐怕会很凶。”

雷春桃对上一点白幽深的双眼,有些害怕,没敢再靠近。

卫氏看到院内的三棵花椒树,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花”她下意识认为是花。

花椒树上的花椒早巳被秦勉摘了,开春种植。

“是栽着好玩的。”秦勉打马虎眼。

卫氏没有再问,邀请道:“晚上我打算用野猪肉好好做几道菜,有干锅野猪肉和红烧野猪肉,你们也过去吃饭吧。你们爷几个好好地喝一杯。”

秦勉婉拒道:“多谢小娘。不过,今天有点累,我们就不过去了。”

卫氏无法,只得道:“好吧,以后有机会再聚。春桃,该回去了。”

看到她们走远后,秦勉对雷铁道:“干锅野猪肉和红烧野猪肉我也会做。”

雷铁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晚上就吃这两道菜”

“红烧肉太腻,不适合晚上吃。”秦勉道,“晚上做一道干锅野猪肉,一道粉蒸肉,再炒个青菜。我去菜园。一点白,走。”

雷铁看着他提着菜篮吆喝着一点白走远,才收回目光。

菜园里的蔬菜都巳长大,多半还是因为曾浇过灵泉水,几样蔬菜都没有虫子,长势极佳。

秦勉拔了一篮子绿油油的菠菜,环顾一周,四周无人,偷偷地又往田里浇了少许灵泉水。

回到家,老规矩,雷铁摘菜洗菜。

因为多了一点白,干锅野猪肉和粉蒸肉秦勉都特意多做了些,装了一碗放在地上给一点白后,端菜上桌。

“喝几杯”秦勉问。

雷铁意外,但立即说道:“我去拿酒。”

两人相邻坐下,雷铁斟了两杯酒。

秦勉端起酒杯饮一口,辣得直吐舌头,脑子也懵了两秒。妈呀,这酒可比现代的那些酒烈多了。

第62章雷铁的礼物

雷铁责备道:“莫喝太急。吃口菜。”

秦勉夹了口菠菜润口后,稍微舒坦些,又吃了块粉蒸肉,端起酒杯和雷铁碰了下,“喝。”这次,他喝得慢,品出几分滋味,脸上的烧热逐渐变重,忙又夹了菜吃。

雷铁喝了一大口,并不催他。

暮色渐沉,室内愈暗,他起身点灯,厅内四角各一盏,将厅内照得一片亮堂。

秦勉摸了摸发热的脸,有点不满。是男人就要会喝酒,才喝一口就上脸怎么行酒量就该从小锻炼。想到这里,他一仰脖子将杯子里剩下的酒喝光。

雷铁俊眉起皱,往他碗里夹菜。

“酒也没什么好的,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秦勉说着,却又倒了一杯。

雷铁拿走他的酒杯,“多吃些菜再喝。”

“喔。”秦勉脑子已径有点晕,反应也有点迟钝,乖顺地夹了几筷子菜,闷头吃着。

雷铁趁他忧惚,三道菜各夹了一些放进他的碗里。

秦勉解决了大半,眼角督见酒杯,顺手拿起来一口闷,举起杯子,“再来一杯。”

“少喝酒,多吃菜。”雷铁说道。

“不行,我要练酒量。”秦勉伸手拿酒壶。

雷铁先一步拿起酒壶,只给他倒了半杯,秦勉啧了一声,两手按住他的手,将酒杯倒满才松开,满意地朝他笑了笑,强调道:“我能喝。”

雷铁将酒壶放远些。

秦勉一口喝完,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又去拿酒壶一不小心将酒壶撞倒,掉落在地上,“啪”的一声响,碎撒了一地。

“嗯不是故意的”秦勉站起身,两脚发软,摇晃了一下。

雷铁眼疾手快地将人扶住,安置到身边的椅子上,细细地打量他。少年身躯发软,两眼里像有一层雾气,眼神迷离,脸颊酡红。

“醉了。”

“是吗喔”秦勉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想站起来,“我去睡觉。”

刚站起又晃了晃,雷铁索性将人楼住。

秦勉昏昏沉沉地跌在他身上,两手搭在他肩上,口干舌燥,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雷铁眼神一暗,双臂楼着他的腰,越收越紧,良久,猛然低下头,忍耐地轻吸一口气,唇缓慢地靠近,小心翼翼地在少年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

额头上的微痒让秦勉不自在地晃了晃脑袋,恰巧雷铁低首,唇瓣无意地从他鼻尖上擦过去。两人口腔里的酒气交缠在一起,越发浓烈的气息酝酿出磨人的迷药。

雷铁体内的热量霎时全诵到胸口,最终汇聚成一股冲动,左掌扣住秦勉的后脑勺,唇毫无间隙地封住秦勉的唇。

秦勉的大脑里一片混沌,努力地睁大眼,张开嘴想说什么,舌却突然被含住,滚烫的温度和翻搅的速度驱散了他心底的一点疑惑和仅剩的些许力量。

直到对方呼吸困难,雷铁才恢复理智,黑眸回复清明,低头看向温顺地靠在胸口的人,抬起那人下巴却愣住。居然晕过去了。

雷铁拂开怀中人额头上的发丝,轻啄一口,将人打横抱起,向房间里走去。

秦勉艰难地睁开眼又快速闭上,脑袋沉重发闷,两边太阳穴里像是有一把小锤子在不停地敲打,他伸出两根食指揉着,“疼、疼、疼”

一双温热的大手移开他的手,帮他揉着太阳穴。

秦勉睁开眼,意外地看见雷铁居然还在床上,扭头往窗外看去。外面巳大亮。

“你居然也没起床”

雷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