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

小说: 穿越之勉为其男 作者: 怜惜凝眸 更新时间:2016-01-30 字数:6939 阅读进度:24/98

这儿子都十九了,说了四五次亲事都没成。她不想想办法怎么行

董伟连忙握住她的肩膀,低声安抚,“娘,你听我说,如今快要过年了,就算能去表哥的铺子里做事又能拿多少钱今天主要就是和铁表哥、勉哥套套近乎,饭桌上再陪他们多喝几杯酒,关系自然就近了。等到过年时,你来我家拜年,我再去你家拜年,那时再提不正是好时机大过年的,就算他们心里不愿意,也不好下你这个做姑母的面子你说呢”

雷小云双眼一亮,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喜道:“还是你小子有办法。只是,你小姨也很关注雷铁和他媳妇,兴许和我们有同样的打算。如果被她抢了先怎么办”

董伟迟疑道:“应该不会吧听说耀租在裁缝店里当伙计,很得掌柜重用,没必要改行吧”

“那可说不定。”雷小云不以为然,“裁缝店的生意能有食肆的生意好”

董伟想了想,“娘,暂时什么都不做,先看看再说。”

堂屋里,雷小凤如雷小云所料的一样,正和雷铁、秦勉说话。她的话很委婉,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想让雷铁和秦勉把万小柔的未婚夫安排在食肆里做事。

万小柔的未婚夫张成为人实在、家里人口简单,雷小凤就是看中这一点才愿意把幺女嫁给他。张成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家里条件一般。所以雷小凤才想给他找个事做,让万小柔嫁过去后能轻松些。

秦勉对她实话实说,店铺里的伙计都是签了雇佣文书的,一旦违约要赔偿一大笔钱,并且那间小店的租期只一年,一年到期后就不租了。

雷小凤很失望,倒没强求,对两人笑了笑,走了出去。

猪已杀了,雷小云在院子里洗排骨,见她脸色不好,关切地问:“小妹,这是怎么了”

两人是亲姐妹,雷小凤了解雷小云,能猜到她的想法,当即也不隐瞒,“大姐,我本来想让雷铁给张成找个事做,被拒绝了”把秦勉的原话告诉雷小云。

雷小云心里咯噔一下,猛然站起来,一时忘了董伟的嘱咐。

“小妹,我想起一个事,你先帮我把这些排骨洗了。”

雷小云匆匆进屋,找到雷铁和秦勉。

“铁子,铁子媳妇,你们俩进来,我有点事想和你们说。”

秦勉和雷铁跟着她进了她和董大牛的厢房。

“不知姑母找我们有什么事”秦勉问。

雷小云给他们抓了一把干果和炒花生,“你们俩都是聪明人,姑母也不和你们拐弯抹角。我是想求你们俩给你们伟表弟找个事做。想必你们都听说了董伟坐牢的事,但事实上根本不是外面人说的那回事,董伟是被人陷害的”

秦勉不置可否。

“从小到大他都是个老实孩子,从牢里出来后,比以前更懂事了。但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坏孩子,以至于从他回来到现在,他一直没找到事做,连个媳妇都谈不上。你们说他多冤枉你们这一辈子的几个孩子里,你们俩是最有出息的,所以姑母想求你们帮他一把。”雷小云低声哀求,一片慈母心令人动容。

秦勉苦笑道:“姑母可是把我们难住了。如果姑母早些和我们打招呼,能请伟表弟为我们做事,我们求之不得。但是,我们请那几个伙计时,都是签的一年的文书,如果时间没到就把人赶走,每人要赔二十两银子。我们是小本生意,如何赔得起”

“食肆里的生意好,你们可以多请个人,安排自己人在铺子里,你们也更放心不是”雷小云又道。

秦勉解释道:“铺子里已经有五个伙计,够用了。”

雷小云的脸色渐渐变冷,“说来说去你们就是觉得我儿子是牢里出来的,看不起他,没把我们当亲戚。”

雷铁道:“是姑母给我们出难题。”

雷小云站起身,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离开。

秦勉耸耸肩,拉着雷铁出去。

又在堂屋坐了一会儿,就开席了。

董家除了雷小云这边的亲戚,还有董大牛那边的亲戚,再加上村里相好的村民,一共四桌客人,堂屋里摆了两桌,院子里摆了两桌。

“小云,那两人就是你侄子和他的男媳妇”坐在雷小云身边的一个中年妇人指着秦勉和雷铁,掩嘴一笑,眼神斜飞,一大把年纪做出这种动作也不觉得别扭。

雷小云往那边瞟一眼,淡淡道:“是啊。枣花姐,吃菜。”

董伟眉头一皱,不解地看着另一桌上的雷小云,发生了什么事,娘怎么是这种态度

“两个男人做夫妻,小云,你看着就不觉得别扭吗”妇人边说边摇头,“你可真是怎么把他们请来了。”

“来者是客。”雷小云笑着道,“他们硬是要在一起,我虽然是他们的姑母,但毕竟还是外人,又能说什么”

雷铁脸色一沉,拉着秦勉站起身,走到雷小云跟前,淡漠地开口:“姑母,逼我们成亲的是你的亲弟弟。长姐如母,你若有意见,为何当初不劝导他”

雷小云脸色一僵。

院子里一片尴尬的静默。

旁人的目光像针扎一样落在雷大强脸上,雷大强脸色发青。

“我们还有事,先行告辞。”雷铁拉着秦勉直接离开。

雷大刚哈哈一笑,自在地喝了一口酒,“有些人啊,就是越老越糊涂。”

“雷大刚,你什么意思”雷太强“啪”的一声把筷子放在桌子上,大声质问。

“呵呵”,雷大刚给孙子夹了块酥嫩的排骨,眼皮都不抬一下,“我又没指名道姓,谁老糊涂谁心里清楚,只是听了乡野术士的话就逼自己儿子娶个男人。哎,人都说“有后娘就有后爹”还真没说错。”

“你”雷大强忍无可忍,举起拳头。

“想打我有本事就来啊。”雷大刚也站起来,不屑地道。

雷大强冲过去,“你找死”

旁边的人连忙拦住,“哎,都少说两句”

院子里一片混乱。

第65章以后都一起过年1

秦勉和雷铁都没有回头,驾着牛车远去。

秦勉能肯定,大半是雷小云和其他人说了什么,那个妇人才会说那些话。

因为被拒绝,所以雷小云才要把他和雷铁的事拿出来说,给他们添堵。常言道,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这些亲戚想和他们套近乎很正常,想让他们帮衬也正常,但一旦达不到目的就在背后放冷箭,实在可气可恨。

雷铁忽然道:“以后都不用来。”

“当然。”秦勉毫不犹豫,不可否认对雷铁的心疼,如果没有他,现在的雷铁会是孤家寡人。如果这些所谓的亲戚真的最雷铁有感情,当初雷铁就不会被逼到离家出走的地步,后来也不会被逼得和男人成亲,更不会被逼得净身出户如今,那些人却想凭借“姑母”“姑父”这样的称呼占便宜,天下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既然他们不在意雷铁,他和雷铁又何必在意他们。

“委屈了你。”雷铁闷声道。

秦勉无所谓,“他们对我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雷铁猛然握紧他的手,“嗯,他们对我们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后半句多了一个字。秦勉一怔,随即轻快地笑了,心底有些紧张,有些喜悦。这家伙竟这么在乎他。

雷铁见他笑了,也隐隐一笑,“媳妇,我庆幸当初与你成亲。”

秦勉心中慌乱,两眼看山看树,就是不看他,装作没听到。

雷铁不再说什么,只握紧他的手,扬鞭加速。

以后,家他们两人,也不孤独。

腊月二十过后,天越发地寒冷,冷风像刀子一样刮来刮去,又像愤怒的野兽发出声声呜咽低鸣,池塘里的水结了冰,一百多斤的成年人在冰上走一个来回也不成问题。水井里的水一样成冰,每次取水都要先用水桶将冰砸破。太阳几日不见踪影,隐隐似有一场大雪即将降临。

新春越近,有童谣唱曰:“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炖大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儿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腊月二十三,秦勉和雷铁去镇上添置新衣物、办年货。秦勉担心真有一场大学降临的话,家不在镇上的伙计回家路上不安全,到店铺里给伙计们发了不菲的年终奖,并放年假,正月初六再开门。

岳东孤家寡人,没地儿过年,原本秦勉还犹豫是不是把岳东带回家,被雷铁一口拒绝后就没再再提,老实说,他也不希望一个外人和他们一起过年,不过,郑六热情地邀请岳东去他家过年,岳东欣然应允。

店里的事交代完毕后,秦勉和雷铁赶着牛车回家,到正月初六之前就打算窝在家里不出门了。

翌日就下起了大雪。大片的雪花像鹅毛一般飘落,纷纷扬扬,不过片刻,屋顶上,树枝上,院墙上,连晾衣服的竹竿上都积了一层洁白的雪。很快,地面上也铺了厚厚的一层,宛如白色的地毯,一尘不染。

这是来到异世后的第一场雪,秦勉穿得像只熊,稀奇地跑到院子外向远处看。天和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雪裹枝头,玉树琼花,天地更显苍茫。雪花溶解了世间的一切声音一点白在山上野够了,像一只小枸撒了欢地跑过来,嗷嗷地叫着,在雪地上留下一溜的脚印。

秦勉看得有趣,抓起一把雪丢过去。

一点白身躯一扭,轻巧地避开,骄傲地看他一眼,继续欢快地奔跑。

雷铁安静地站在不远处看了一会儿才开口,“回去了。”

“一点白,走。”

走到村口,便听到欢快的笑声。村里的小鬼们在雪地里跑来跑去地打着雪仗,滑倒了也不畏,反而咯咯地笑,无忧无虑。

一进屋,秦勉就往炕上爬。进入腊月后,炕就没冷过。

一点白乖觉地挨着炕边趴着。

吃饭,自然也是在炕上。天冷后,两人差不多每天都是吃火锅,雷铁早就学会煮火锅了,食材处理干净,往锅里一煮就可以吃,省事,管饱,还热乎。洗碗的活儿还是归雷铁,秦勉几乎什么都不用干,估计自己这个冬天至少已胖了三斤。

二十四,扫房子,两人住的是新房,偷懒没有打扫。

二十五,雷铁泡了半桶黄豆去村里的豆腐作坊做豆腐,中间抽空回来一趟,端回一大碗豆浆,香醇可口。半桶黄豆一共做出五十多斤豆腐,看上去白嫩可口。

秦勉忽然想起美味的腐乳。在他很小的时候,他们村里经常有一个六十左右的老头挑着担子走向窜户地卖豆腐乳。那豆腐乳据说是用秘法制作的,四四方方的小块,表面一层鲜红,一角钱一块,又辣又香,外婆每次都会花五角钱买五块。他特别爱吃,半块豆腐乳就能吃一大碗饭。

当时年纪小,不懂事,还问过那个老头他的腐乳是怎么做的,为什么会那么香。那老头也有趣,估计是看他年纪小,还真就告诉了他。后来,他将方子告诉外婆,外婆聪慧,成功地做出了好吃的腐乳,如今他还记得做法。

“雷铁,我们去厨房做腐乳。”秦勉从炕上跳下去,弯腰穿鞋。

雷铁稀奇地看着他,他还以为小媳妇一个冬天都会长在炕上。

他放下手中的棋子,“腐乳是什么”

秦勉神秘地道:“好吃又下饭的。”

“不怕冷了”雷铁问。

“烧炭盆就行了。快。”为了好吃的,秦勉能忍受冷。

秦勉让雷铁将两个空陶罐洗干净,擦干里面的水。看着他拿着洗碗布,把手伸进冰冷的水里,面不改色,秦勉一脸佩服,故作安慰地拍他的肩膀,“能者多劳嘛,辛苦了。”

雷铁轻弹食指,几清水落在他的脸上。

秦勉哆嗦着瞪过去,那人巳若无其事地低头做事。他拿起一个冰凉的瓷盘趁雷铁不防备按在他脸上,请楚地看见他的脸皮颤了颤,哈哈大笑。

趴在窝里的一点白睁开眼,抬起头,朝厨房里扫一日艮,又合眼趴下。

秦勉生火做了一些辣椒油,盛在碗里,辣椒油冷却后,加入胡椒、花椒、八角、规划粉末和适量米酒调制成卤汤备用。

接着,他让雷铁拿来一些稻草铺在篮子里,在篮子上垫一张白纸,将白嫩的豆腐切成四方的小块,隔着距离码放在纸上。

过些时日,豆腐长出毛霉后,秦勉在豆腐上滚上一层盐。

做完这些,他对雷铁说道:“腌制大约八天后,将豆腐装入陶罐内,倒入调好的卤汤,再像封酒坛一样用纸和泥密封保存就大功告成。八天后记得提醒我。”

雷铁颔首,“过来烤手。”

“今天二十七了。”秦勉在炭盆边坐下,安排接下来几天的任务,“今天发面、炖肉和炸丸子,明天做包子、包饺子和蒸馒头。”

雷铁道:“这么多事你说,我做。”

秦勉失笑,“过年嘛,就是要忙些才有过年的感觉。虽然咱们家人少,但更要隆重些才不会让人看扁。离除夕还有三天,来得及。”这是他新生后的第一个年,是雷铁归乡的第一个年,更是他和雷铁一起过的第一个年,他一定要好好准备。

雷铁不语,握住他的手,放在炭盆上一起烤火,幽深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秦勉抽了抽自己的手,没抽出来,雷铁的手像钉子一样紧。

“我又不会走,握这么紧做什么”秦勉含笑问。

雷铁想问他是不是永远都不走,但没有问,将他的手烤暖后才松开。

秦勉先站起来,“你和面,我炖肉。”

雷铁起身舀面粉。

秦勉将水烧开,加入调料,把洗净的排骨、鸡、猪蹄和大块的猪肉都放进去,盖上锅盖,用大火炖,往灶膛里多放几根大块的木柴,暂时就不用管。这些熟食提前备好,正月招待客人的时候再稍微加工可省时。里面的锅可以同时蒸红薯。

秦勉把小方桌搬到炭盆边,剁肉切藕。天太冷,什么都是冰凉的,手值冻得麻木,他切几刀菜就要烤烤火。

雷铁和好面后,拿走他手里的菜刀,按照他的指示切菜,很快就做好三盆馅料,猪肉泥、藕馅和鱼泥。两人做了一盆猪肉丸,一盆藕丸,一盆鱼丸,以及一盆红薯丸。另有一盆是做豆腐的豆渣,加入肉糜和面粉调和后,能做豆渣丸子,也相当美味。藕丸、红薯丸和豆渣丸都用油炸,猪肉丸和鱼丸则需用水煮。

锅里的肉炖熟后,秦勉切了一只鸡和一碗白切肉,两人将就着吃了午饭,下午继续忙。

炸丸子的香味飘荡在厨房里,这就是新年的味道。

看着一盆盆香喷喷的丸子,秦勉相当有成就感。

腊月二十八,面发好。秦勉和雷铁蒸了两锅馒头、一锅肉包子,包了一帘饺子,还炸了一盆麻叶、小麻花、撒子和油条。

雷铁从来不知道年可以过的如此丰盛,秦勉准备的许多食物都是他以往没有见过的。

第66章以后都一起过年2

“怎样,”秦勉一副献宝的表情,“是不是都是你从前没有见过、没有吃过的”

雷铁搂住他的腰,低语,“永生难忘。”

秦勉不喜欢他这种陷入回忆的表情,挥手道:“以前的事不要再想。有人越是不喜欢你,你越是要过得比他们好百倍、千倍。”他拿起一个小麻花塞进雷铁嘴里。

雷铁两根手指夹着小麻花,摇首,“我并未想那些人。”他早巳看淡,只要有小媳妇在,于他来说足矣。

腊月二十九,其他村民还在忙着煮、炸、炒,秦勉和雷铁带着一点白悠闲地去张大栓和吴敌家串门。

新年里,庄户人家都是用自己炒的瓜子、花生和蚕豆招待客人。舍得花钱的人会在镇上买人家炒好的,或者再买些其他点心、干果等。

秦勉为了省事,炒瓜子、炒花生和炒蚕豆都是买的。所以他和雷铁才这么悠闲。有意无意地,两人并没有从老宅门前径过。

腊月三十上午,雷向义、雷向礼、雷向智和雷春桃四人穿着棉袄,携带着一身寒气走进秦勉家的院门。

前两天雪停了,昨天半夜又开始下,积雪能没脚踝。雷向四人从老宅到秦勉家这么一段不算长的距离,身上就落了一层雪,头上就像戴着白绒帽。

一点白跑过去,用审视的目光巡视他们一边才走开。

雷向义兄弟仨拍打着身上的雪,面面相觑,苦笑。太约是宠物像主人,一点白不喜欢老宅那边的人。它只对雷春桃有少许好感。

“进屋到炕上坐。”秦勉招手。

一进房间,兄妹几个就感觉到一阵淡淡的暖意,暗暗四下打量。这是他们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

房间很宽敞,进门左手边是衣橱,右手边是双人沙发和一张小几,沙发上面摆放着两个褐色的靠垫;正对衣橱是炕,炕上也随意地躺着四个红底黑条的抱枕和一张印花薄毯,正中是一张炕桌,桌上摆着刚落了不过十几子的棋盘,隔着棋盘有两杯热茶,冒着缕缕热气;炕上方墙壁上挂着一幅风景画,右边贴墙是书架,零散地放置着一些书藉,其中一本书是打开的,扣放在格子里。房间很干净,但算不上整齐,随意中却连出一种温馨和适意。

“你们到炕上坐。”秦勉让雷铁先招呼他们,转身又走了出去。

一点白在地上的垫子上蹭蹭脚扳,纵身一跃,落在炕上,窝在一角。

雷向义几人犹豫了一下,脱了鞋上炕,屁股下面的暖意让他们舒服得想叹息,冻僵的脸也柔和下来。

虽然是亲兄弟,但毕竟男女有别,雷春桃没有脱鞋,曲腿坐在炕边,摸着被烘得暖和极了的被褥,羡慕地对雷向义几人道:“哥,如果家里也做这样的炕,冬天就不怕冷了。”

雷向义在炕上暖了手后搓脸,“是啊。当初村里的人听说大哥家里做了这样的炕还都不以为然,今年冬天整个村只怕大哥和大嫂是过得最舒坦的。”

雷向礼摇头,“当初我和爹提过也盘个炕,可惜娘硬是不同意。”他们心里明白杜氏是舍不得花钱。

雷向智沉吟道:“这种炕确实实用,等天气暖和了我来说服爹和娘。他们年纪大了,盘了炕明年冬天能好过些。”

雷铁没加入他们的谈话,谩不径心地翻着一本书。

宙向义几个早习惯他的沉闷性子,也不介意。

秦勉杠着杜盘进来,雷铗汉抬头,仲于拿走棋盘。

秦勉将四杯热茶放在炕桌上,托盘直接放在炕上。

雷向义四人都被托盘里一碟碟的点心吸引,一碟缀着黑芝麻的炸麻叶,一碟团成圆的小麻花,一碟酥黄诱人的馓子和一碟圆滚滚的看得见糖粒的糖果子,还有一碟豆渣丸子,上面插着六根牙签。

“大嫂,这些都是什么”雷春桃好奇地问。

秦勉脱鞋到雷铁身边坐下,蹭过去和他挨着腿更暖和,“这些是我和雷铁一起做的小零食,炸麻叶、麻花、馓子和糖果子。豆渣丸子本来是做菜的,但味道不错,我挺喜欢的,你们也尝尝。不过里面有肉,凉的不能吃太多。”说着,他用竹签戳了个豆渣丸子吃,这种丸子味道好,也又嚼劲。

雷铁道:“少吃几个。”

“知道,就吃两个。”秦勉笑道,“我还留着肚子晚上吃更好的。”

雷向智也戳了一颗丸子,笑言:“看来我们今天来对了。”

雷向义、雷向礼和雷春桃每样零食都尝了,赞不绝口。

雷向义暗自唏嘘,大哥虽然娶了个男媳妇,日子却过得比他们滋润多了。

“你们那边准备得如何了”秦勉随口问。

雷向义伸手拿了一根馓子,又脆又香,“在炖肉。其他的都准备好了。”

“你们几个一起过来是有事”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