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节

小说: 穿越之勉为其男 作者: 怜惜凝眸 更新时间:2016-01-30 字数:6938 阅读进度:50/98

一抹浅淡却迷人的笑容。

雷铁穿戴整齐出来,秦勉正往桌上摆碗筷。他走进厨房端起热气腾腾的玉米排骨汤,“媳妇,里正说明日下午能完工。”

“也该完工了,已经在冰凉的河水里泡了三四天了。”秦勉左右手各端着一道菜往外走,“今年是第一次,不好搞特殊,以后再有这种事让下人去。”

“莫担心,”雷铁低头一吻,“我有真元在身,不怕冻。还有一事。”

“什么事”秦勉一边盛饭,一边问。

“钱氏有喜。”

“是吗这可是好事。”秦勉有些欣喜,“如果她这次能生个儿子就好了。想想以往雷向仁和他媳妇因为有两个儿子动不动就得瑟的模样,我就不爽。一会儿我们过去一趟,给他们送些好东西。”

雷铁自是点头,毫无疑义。

吃完晚饭,两人一起去老宅。秦勉提着一只气死风灯,雷铁左手拎着一只老母鸡,右手拎着一篮刚摘下来的几个石榴、几个梨大黄梨和两包点心。

老宅的人吃了晚饭,在院子里坐着。

卫氏如今已有七个月的身孕,挺着大肚子的她身材有些走样,脸庞略胖了些但并不丑,反而增添了几分美艳。雷大强和她坐在一起,笑眯眯地看着她的肚子。很多老人说这一胎可能是个儿子。再过三个月他就要多个白白胖胖的儿子了。

丫鬟小喜恭顺地站在卫氏身后听候吩咐。

杜氏坐在卫氏和雷大强对面,不错眼珠地盯着卫氏的肚子,面色阴郁。

雷向仁和赵氏坐在另一边,赵氏在给雷大宝和雷二宝剥瓜子。雷向仁手里一捧瓜子,嗑瓜子的声音跟老鼠似的。

雷向礼和雷春桃坐在一起,兄妹两个小声地说着话。

雷向义抱着雷欣欣,紧挨钱氏坐着,看着钱氏傻乐。钱氏右手捂着肚子,一脸娇羞地微垂着头。

“跟谁没怀过似的。”赵氏嘟囔一句,右手不自觉地摸了摸腹部。自从生了二宝,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如果能再生个儿子就好了。

“老大和老大媳妇来了。”卫氏最先看到秦勉和雷铁。

秦勉处于礼貌问候一句,“小娘最近可好”

卫氏抚摸着隆起的腹部,脸上散发着母性的光辉,柔声到:“多谢你惦记,我很好,孩子很乖。”

雷大强从秦勉和雷铁进门时就沉着脸,对他们视而不见。

雷大宝和雷二宝一眼瞅见雷铁手中的篮子,两眼一亮,位于雷铁的气势,只怯怯地瞄了一眼,不敢靠近。

雷铁走到雷向义跟前,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秦勉笑着对雷向义点点头,“三弟、三弟妹,恭喜,这些东西给三弟妹补身子。”

雷向义笑呵呵地接了,“谢谢大哥大嫂。”

“大哥和大嫂有心了。”钱氏站起身,对秦勉和雷铁客气有礼,明亮的眼神颇有些扬眉吐气的味道。尽管还不知道这一胎是男是女,但她总归是比赵氏先怀孕。

杜氏朝雷向义伸手,“老三,给我,明天我把它杀了,给你媳妇熬汤。”

雷向义没有动,“娘,我先收着,明天我给我媳妇炖。”

“三弟,你一个大男人会炖什么还是交给娘吧。”赵氏插话道。

“不会炖,我学。就不用娘和二嫂操心了。”雷向义虽然是笑着说的,眼中却含着几分冷淡。

秦勉对他们之间的暗涌视而不见,“你们聊着,我们回去了。”

秦勉和雷铁离开没多久,雷向义站起身,对钱氏说道:“媳妇,我想起大哥前几天让我给双飨楼送一批菜过去。我去问问他什么时候送合适。”

钱氏温和地一笑,“相公,你去吧。”

雷向义出了院子,快速追上秦勉和雷铁。

“大哥、大嫂,”雷向义直接说道,“五弟说等他考完院试就帮我和四弟分家,我想求你们一件事。”

雷铁淡淡点头,示意他说。

“到时候分家了,我和媳妇想搬出去住。只是”雷向义的脸有些红,“我们手头没有多少钱,所以想问你们借一些,到时候先起几间土坯房住着。等卖了炭就能还。”

雷铁看着秦勉;雷向义也看秦勉,带着打趣的意味。

秦勉可气地瞪了雷铁一眼。什么意思难道这么一件小事他还会不允许雷铁做主

雷铁安抚地摸摸他的脑袋,问雷向义,“多少”

雷向义道:“五两就够了。”

秦勉爽快地道:“三弟,你明天过去拿钱。我们借给你十两,有多余的可以给三弟妹补补身子。这个钱不急着还,什么时候手头宽松了再还。”

雷向义想到总算即将拨云见日,眼眶微红,感激地道:“多谢大嫂和大哥。”

都是雷铁的弟弟,秦勉不好厚此薄彼,补充了一句,“这个是你可以暗中和四弟提提。如果到时候你们分家了他也想出去住,我们也可以借些钱给他。”

雷向义感慨地道:“我和四弟都让大嫂和大哥费心了。”

“行了,回去吧。”秦勉不在意地摆摆手。

天色渐暗,雷铁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亮灯笼后,从秦勉手中接过灯笼,另一手牵住他的手。

一点火光在昏暗的夜空下游曳,静谧而悠然。

“光天化日下这样好吗”秦勉甩了甩两人握在一起的手。

雷铁道:“地上有坑。”

秦勉挑眉。这条路他没走过一百遍也有八十遍,他会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坑不过男人的大掌很暖和,他也舍不得松开就是。

“过些时日五弟院试,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

雷铁想了想,“给钱”

秦勉好笑地斜瞥他一眼,“俗。不过,我也想不出送什么给他合适,索性在送他一套笔墨纸砚。”

十月中旬,院试的日子到来。院试是在青云书院里举办,由府城里派来的学政主持,一共两场,一场一天。

这件事是老宅的大事,雷大强带着杜氏和雷向礼提前一天在昭阳县城内住下,院试时会在书院外陪考。

秦勉家忙着捕捞池塘里的鱼,没有一起去。为了不让老宅的人觉得他们对弟弟不上心,秦勉给了雷向智五两银子傍身,并主动提出包了雷大强、杜氏和雷向礼住在县城里的费用给了雷大强五两银子。

第120章考中秀才

池塘里捞起来的鱼小一些的有一斤多,最大的有三四斤。送了一些到双飨楼,双向楼随即推出全鱼宴,又引得无数食客纷至沓来。

不少村民觉得秦勉家的鱼好,想买一些腌制了预备着过年。秦勉决定卖二百条给村民,剩下的除了留着自家慢慢捞着吃,还要继续供应给双飨楼。

让秦勉和雷铁想不到的是,几乎村里的每户人家都到他们家来买了鱼,大多数是买一条,有几家买得更多。从福叔嘴里听说很多村民认为买他们家的东西能沾沾他们家的福气,秦勉好笑不已。

自家的鱼如此肥美,勤勉当然不会亏待自己,变着法地做鱼,鲤鱼、鲫鱼、草鱼,清蒸,红烧,糖醋,水煮他和雷铁一连吃了几天的鱼。

悠然田居里天天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和他们只隔着一堵墙的周二好和他媳妇一天三顿地跟着流口水,但也只能继续白嫉妒。

这天上午,秦勉和雷铁在暖棚里查看蔬菜的生长情况。因为有秦勉提供的思路,福叔和全叔领着其他人琢磨了好几天果真将暖棚做出来了。暖棚用草席、芦苇席子和雨布防冻,偶尔还烧柴熏,如今播种的蔬菜种子有一些已长出嫩芽。

这时,村外传出喜庆的锣鼓声,越来越近。

“阿铁,听着声音,会不会是五弟考中秀才了”秦勉猜测。

雷铁顺手拔掉菜苗里的一株野草,很淡定,“一会儿自有分晓。”

片刻,雷秦乐一脸喜气地冲进来。

“大少爷、小少爷,五公子考中秀才了甲等第二”

秦勉拉着雷铁出去,“我们也去沾沾喜气。”

中了秀才就算是有了功名,进入世大夫阶层,有免除差徭、见知县不跪、不能随便用刑等特权。雷向智是甲等第二,属于秀才里的“廪生”,可自公家领取廪米津贴。老宅门口人头攒动,都是听到消息赶过来看热闹的村民。青山村又近十年都没出过秀才了,雷向智考中秀才不止是雷大强家的喜事,也是青山村的喜事。孩童们也被这种喜庆感染,在大人们之间好玩地钻来钻去。

秦勉走到院门口,一时挤不进去,只听见院子里杜氏和雷大强拔高的音量还有里正开怀的笑声。

几乎所有人都喜气洋洋,说着喜庆的话,因此,一道冷嘲热讽的嗓音尤其突出。

“雷大强家出了个秀才又怎么样县里的人大老远的来给他们报喜,连喜钱都舍不得给一个。”

此话一出,立即有人附和,“就是,本来是一件大喜事,雷大强和杜氏却弄得报喜的人黑着脸走了,可不是扫兴吗”

还有一个俏皮的小年轻跟着起哄,“是啊。我还跑在报喜的人前面呢,连口水都没捞着。”

秦勉的嘴角抽了抽。杜氏和雷大强,果然是极品不解释。

雷向智匆匆从院子里走出来,面含笑意,朝众人作揖,彬彬有礼地道:“多谢各位叔伯婶嫂对向智的关心,向智感激不尽。今日客多,家父家母照顾不周,向智代他们赔罪,还请见谅。三日后,家父将在家设宴,望各位赏脸”

几句话既贴心又客气,几个心有不满的村民脸色这才好看起来,笑呵呵地和他寒暄着。

过了好一会,村民们才渐渐散去。

雷向智忙将秦勉和雷铁往屋里请,“大哥、大嫂,刚才让你们见笑了,里面请。”

“无妨,无妨,恭喜五弟中秀才。”秦勉笑呵呵地对雷向智拱手。

雷向智作揖道:“若无大哥和大嫂对弟的支持,弟也不会有今日的成绩。”

三人一边说一边走进堂屋。

雷大强和杜氏坐在上座。雷大强笑得合不拢嘴,眼神淡淡地从秦勉和雷铁身上扫过;杜氏昂首挺胸,下巴高抬,身高都比以往高了一截。

秦勉似笑非笑。卫氏进门后,他来老宅的几次里,这还是杜氏第一次单独和雷大强坐在上座。

卫氏靠坐在一侧的软椅上,脸上看不出有什么不满,眼中含笑,仿佛对雷向智的中秀才是发自内心地高兴。

雷向仁、赵氏、雷向义、钱氏、雷向礼和雷春桃几人都满脸喜色坐在条凳上。

堂屋正中的饭桌上,摆着几碟吃食,一碟瓜子、一碟炒花生、一碟桂花糕和一盘干果,应该是刚才招待过报喜的人和里正。十分难得,杜氏居然没有在里正告辞后立马收起来。

雷向仁、赵氏和雷大宝仨像比赛一样地嗑着瓜子。

“你们来得正好。”雷大强的手指点了点秦勉和雷铁,“老大,你五弟这次中了秀才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我和你娘商量了一下,决定三天以后待客。”

杜氏接过话,“到时候要请老五的院长、夫子,亲戚。至于村里人,那些眼皮子浅的”

秦勉笑了笑,被杜氏看见,皱着眉,一脸不悦,“老大媳妇,你笑什么”

秦勉的表情既无辜又真诚,“我是为五弟感到高兴”

杜氏不相信他的说法,但拿他没办法,继续说道:“那些眼皮子浅的肯定是全家人都来吃喝。这人数加起来不少。上等席面大约两桌,中等席面四桌,普通席面大约十桌。花费肯定不小。我们粗略算了算大概要七八两银子。”

雷向智蹙眉,“爹、娘,是不是太多了咱们家是什么条件大家都知道,实不必充门面。”

这话雷向智开口才合适。如果是雷铁、雷向仁、雷向义和雷向礼中的任何一个开口,杜氏和雷大强肯定会认为他们不重视弟弟的大事。至于雷春桃,更不可能,未出阁的姑娘是没有资格参与家里的大事的。

“老五,”雷大强嗔怪地看着雷向智,“咱们雷家五代里只出了你一个秀才,理该大办老大,你是家里的老大,你怎么说这次请的客人可不止是亲戚和村里人,还有你五弟的院长和夫子,总不能让你五弟没脸”

雷向仁插话道:“爹、娘,干脆就在双飨楼待客,多简单”

赵氏两眼发亮,赶紧附和,“对啊,在双飨楼请客多有面子大哥大嫂都是自家人,还能省一大笔钱呢。是吧,爹、娘”

秦勉神色一冷,自我检讨以前是不是对雷向仁和赵氏太仁慈。

雷铁淡漠地看着杜氏和雷大强,等他们表态。

雷大强也觉得雷向仁的主意不错,正要点头,目光撞入雷铁冰冷无情的双眼里,一个激灵,瞪了雷向仁和赵氏一眼,怒斥道:“不说话没人把你们当哑巴”

雷向智松了一口气。

雷铁道:“我和我媳妇出五两银子、二十坛好酒,另外包下两桌上等席面。”

雷大强微微点头,“你还能把你五弟放在心上,很好。还有,从双飨楼调一个大厨过来。”

“爹,此举不妥。”雷向智立即反对,迎上雷大强含怒的眼神,耐心地解释道,“双飨楼招待的客人都是一般人得罪不起的。万一因为少了个厨子误了贵客的事,便大事不妙。大哥所说的上等席面定然也是从双飨楼出,这已经是极为有面子的事了。”

雷大强一想也是,老五以后还要参加会试,不能现在就和老大弄僵,便点了点头,“爹听你的。”

杜氏补充道:“老大家的水果和鱼也要送些过来。”

雷铁没有理睬她。

雷向智站起身,“娘,您先和爹商量宴客的事。我和大哥、大嫂聊聊。”

杜氏如今是怎么看五儿子怎么喜欢,连连点头,“好,好,去吧。”

秦勉、雷铁和雷向智一起出了院门。

雷向智悠悠一叹,“可算是能喘口气了。”

秦勉明白他的言下之意,不好说什么。

三人慢慢地往村后走。

“五弟,接下来还有明年九月的乡试,可不要懈怠。”秦勉开玩笑地道。

雷向智微微一笑,“大嫂放心。只不过是考中秀才而已,原本我不打算宴请宾客。只是,今天报喜的事没有处理好,得罪了一些人,索性借着这个机会将那些人心中的不快纾解了。”

秦勉暗暗点头。雷向智看着有些书生的呆气,实则是聪慧之人,将很多事都看在眼里,能做出正确的分析,并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这样的人很适合官场。或许将来雷向智真的能出一条辉煌的路。只要他的本心不变,便值得继续来往。

“你现在就和我们过去拿钱,顺便带些水果回来。”秦勉道。

雷向智对大嫂十分敬重,心底甚至有几分孺慕,笑着应下,“嗯,谢谢大嫂。”

进了悠然田居后,雷向智说道:“大哥,大嫂,这次我能在家里待十天再回书院,我打算宴过宾客后就建议爹和娘分家。”

“准备怎么分”秦勉问。

雷向智道:“既然要分,二哥、三哥、四哥和我都分开,爹、娘和小娘愿意跟着谁就跟着谁。”

“你二哥会愿意”秦勉很不以为然。

雷向智正色道:“大嫂、大哥,不妨和你们说句心里话,我想做官,只有做官才有机会实现我的抱负。我不怕家人跟着我享福,只怕有人会拖我的后腿。如果二哥和二嫂的性格是始终是那样,继续跟着我,只会带来麻烦。往轻了想,是惹是生非;往重了想,就怕还会惹上什么官司。等到那时再想和他们分开更难。素以,我打算趁这次机会,将二哥也分出去。他和二嫂分出去后,没有爹娘和三哥、四哥的帮助,便只能依靠他们自己,这对他们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秦勉赞赏地看了他一眼,有志气,“你能明白这一点就好。只是,想让二弟和你分开,很难。”

这是实话,平常雷向仁和赵氏可没少在村民面前吹嘘他的五弟有多厉害,等他的五弟将来做了大官他要跟着沾光什么的。都是一家人,有想沾光的想法很正常,但就怕他们不止会沾光还会惹麻烦。

雷向智点点头,“是。所以,我还需要大哥和大嫂帮一把。”

“我们能帮上什么忙”秦勉不解。他和雷铁已经分了出来,并没有立场插手老宅分家的事。

悠然田居内,都是秦勉和雷铁的自己人,雷向智不怕他的话被传出去,当下,直言不讳,“我想向大哥和大嫂借一百两银子。到时候,给二哥两条路,和我一起过,没有钱;单独过,给他一百两银子。”

秦勉失笑。这确实不失是一个好办法。一百两不是一个小数目,以老宅为例,一辈子在地里刨食的话,两辈子也赚不到一百两。而且雷向仁和赵氏两人都是目光短浅之辈,平常在家里吃不好穿不好的,有相当大的可能会承受不住一百两银子的诱惑。

第121章种族不同,如何相爱

“可以。”秦勉同意了,“阿铁,你去拿钱。”

雷铁茫然地看着他,“媳妇,我们家的钱不是你管着”

雷向智忍俊不禁。

秦勉在雷铁腿上使劲拍了一巴掌,起身去拿钱。

雷铁跟了进去。

片刻,两人又一起出来。

秦勉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一个五两的银锭和一个十两的银锭一起递给雷向智。

“你大哥说,你以后少不了和其他秀才学子应酬,花费不小。这十两银子你拿着傍身。”

雷向智看了雷铁一眼,眼眶微涩,“嗯还要借大哥的文房四宝一用,写下欠条。”

写下欠条可以让双方都安心,以后交往起来也更坦然。秦勉啊没有说什么“相信你不需要写欠条”之类的话,让雷铁去取来笔墨纸砚。

雷向智在纸上认真写下某年某月某日他向大哥和大嫂借了一百两银子,最迟五年内归还,最后按下手印。

雷向智离开时,秦勉让雷秦乐给他摘了一篮子梨。

雷铁拿出自己的弓箭,背上背篓,“媳妇,我上山一趟。”

“好,别太晚。”秦勉知道他又要去打猎。最近,他的口味奇怪又多变,总是会突然想吃某种事物。有一次他忽然很想吃酸枣糕,雷铁二话不说骑马去镇上买。所以,雷铁养成了一个习惯,家里没什么事的时候就拿上弓箭去山上打猎,顺便摘些新鲜的野菜、野果等。

“知道。”

雷铁身材高大而健硕,上身穿着暗红色短打,下面是灰色长裤和兽皮中靴,简洁利索的装扮使得他的身形更显颀长。这样一道背影不疾不徐地走在村里,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他的沉闷和冷淡使村民们不敢轻易接近他,但无法阻止他们对他暗中的关注。

张嫂一脸笑意地打趣已近五十的秀兰婶子,手中用力搓洗儿子衣服上的脏污,“婶子,看呆了”

“你这婆娘”秀兰婶子没好气地往她身上撩了几滴水。她方才确实是看入神了,不过是在惋惜。雷铁和他媳妇秦勉都是有本事的,怎么就成了夫妻不然的话,他们中的任意一个配她家的二丫头都合适。当然了,她只是在心里想想,不会真的去打他们的主意。

河边只有秀兰婶子和张嫂两人。秀兰身子知道张嫂不是多舌之人,能放心地和她说几句心里话,“唉,我是在为我家二丫头发愁。”

“你家二丫头小玉啊。”张嫂脑中浮出一位小姑娘的影像,“小玉人漂亮,干活麻利,对你们又孝顺,是个难得的好过娘。上你们家求亲的人只怕把门槛都踏破了。你有什么好愁的”

“不是我当娘的吹牛,那丫头确实是极好的。”提到自己的二姑娘,秀兰身子一脸骄傲,“自从她大姐出嫁后,我们家基本就是她当家,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只是唉,那丫头的性子实在是”秀兰婶子苦闷地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