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节

小说: 穿越之勉为其男 作者: 怜惜凝眸 更新时间:2016-01-30 字数:6937 阅读进度:51/98

张嫂附和地点头。如果一定要说小玉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是太腼腆,别人和她说话,她多数时候只喊人,再羞涩地一笑就没话说了。这样的姑娘确实显得有些“软”。

“眼看她快十七了,再留就成老姑娘了。把她往外村嫁,我不放心;嫁给本村的吧,又没有合适的。愁啊。”

张嫂犹豫了一下,“其实,雷家的老四不错啊。”

秀兰婶子的眉头皱了起来,想着对方没有坏心,又将心底的不悦压下,淡淡道:“杜氏和卫氏都没资格做我家小玉的婆婆我就想给小玉找个家里简单的。”

张嫂是个豁达的,看出她有些生气,笑道:“是我没想到那儿去,婶子别介意啊。”她家和秦勉家走得近,知道的事比其他村民多。秦勉和雷铁不但很照顾她家张大栓,还很照顾吴敌家、里正家。前些日子,雷家几兄弟包括最懒的雷向仁都经常上山砍柴,明显是有什么大动作。她估计是秦勉和雷铁给他们出了什么来钱的注意。如果小玉真能嫁给雷向礼,肯定能跟着雷向礼享福。不过,在秀兰婶子和秦勉、雷铁之间,她当然和秦勉、雷铁更亲近,所以,这些话,她不会对秀兰婶子明说,能这样暗示一句是她的极限。

“哪儿能啊。”秀兰婶子忙道,“你说的也没错,雷家老四是不错。对了,听说你家大栓现在在粉条作坊做事,还做了小管事”

“嗯,是秦兄弟和雷铁兄弟看得起我们家大栓。”张嫂笑呵呵的。张大栓原本在昭阳县和流水镇之间跑车,接送到双飨楼吃饭的客人,但自从镇上开了一间车马行,他的生意就差了,就没再赶车。秦勉和雷铁得知这一情况后就让张大栓道粉条作坊做事,还让他做了一个小官是。张嫂和张大栓对秦勉和雷铁心存感激,所以,张大栓在粉条作坊非常尽心尽力。他们家如今能供几个孩子念书多亏了秦勉和雷铁。

秀兰婶子很羡慕。当初张大栓不过是在雷铁秦勉分家时帮了一把,秦勉和雷铁就对他们家一直照顾到现在。可见啊,好人确实有好报。

不说这两个妇人在这儿闲聊,说回雷铁,到了山上,一双锐利的眼睛四处搜索新鲜的野菜和果子,偶尔看到几朵蘑菇,都细心地挖起来放进背篓里。

不到半个时辰,他的背篓就快满了,里面最多的是绿油油的地菜,他媳妇说这种野菜用来包饺子很香。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板栗。他记得媳妇爱吃板栗炖鸡和糖炒板栗。

“嗷”

一声狼嚎从身后传来,雷铁警觉地回头。

一点白从树丛里跳过来,蹭了蹭他的腿,显得有些焦躁,“嗷嗷。”

雷铁不解。

“嗷呜嗷呜”

雷铁皱眉,顺着它回头张望的方向看去。

一点白咬住他的裤腿,把他往前拽。雷铁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加快步伐。感觉到主人的安抚,一点白的躁动退却了一些。

一人一狼很快来到一颗大树下,看清躺在地上的庞然大物是什么,雷铁瞳孔一缩。

地上的动物有一身金色的毛发,体型健硕,保守估计四百公斤;硕大的头炉上,一对耳朵显得有些娇小,嘴巴张着,露出两排锋利的牙齿;因为腹部的血窟窿,四只强壮的脚掌一动不动,灰色的眼睛注视着雷特,充满凶狠和警惕。

这居然是一只金色的棕熊。

“嗷呜”一点白将雷铁往棕熊身边拉。

雷铁举步走进,棕熊戒备地抬起眼,想抬起两只前掌攻击,“嗬”雷铁身上蓦然发出一种迫人的气势。强者的威压使得棕熊一震,虽然还是警觉地盯着雷铁,却不敢动弹。

一点白不屑地看了它一眼,慢悠悠地走到它的身上。奇怪的是,棕熊对它纵容得很,宛如没有感觉到身上的重量。

雷铁从空间里取出一些灵泉水涂抹在棕熊的伤口上,顿了顿,用真元缓慢地修复它的伤口。

过了片刻,血被止住。棕熊感觉到疼痛减轻了,眼底的戒备才散去,软软地躺在地上,朝雷铁轻唤一声,或许是在感谢他。

雷铁犹豫了一下,将棕熊收入空间。

一点白跑到他面前,亲近地在他的腿上蹭了几下。雷铁将她也收入空间后,继续打猎。

太阳西下,雷铁匆匆下山,满载而归。

秦勉趴在二楼的栏杆上朝他扬手,“回来了饭已经熟了,就等着你的菜。猎到什么了”

雷铁把背篓打开让他看。

秦勉看到里面有很多地菜,笑眯眯地道:“我这就下来。”

雷铁将背篓放在门口,进了屋,插上门,将迎面而来的人带入空间。

“媳妇,你看。”

秦勉目吃惊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巨物,“金色毛发的棕熊好,好威风的样子”

雷铁暗暗点头。他就知道媳妇会喜欢。

一点白欢快地跑过来蹭了蹭秦勉又跑回去,在棕熊背上踩来踩去地走了一趟,趴在棕熊跟前,嘴巴和棕熊的嘴巴蹭了蹭。

秦勉看得目瞪口呆,半晌,痛心疾首地斥责,“一点白,不要犯糊涂。种族不同,如何相爱”

浓浓的笑意在雷铁眼中翻腾须臾,他摸摸媳妇的脑袋,低头在他唇上啄了一口,“应是不小心。”

一点白大概听懂了秦勉的话,掀了掀眼皮,很是无语的模样。

秦勉瞅着棕熊那身绒绒的金色毛发,有点手痒,“阿铁,看它的样子很软。”

雷铁拉着他走到棕熊跟前,刻意站在他右侧,巧妙地挡住棕熊的头颅。

意外的是,棕熊对秦勉的出现无动于衷,看着他的眼神甚至有些温和。或许是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和空间里的气息相似。

秦勉蹲在棕熊跟前,避开它的伤口,乐呵呵地在它背上揉搓。棕熊的毛发至少有两寸长,摸起来十分柔软。

“阿铁,不知道它愿不愿意让咱们家养。”秦勉期待地看着雷铁。家养一头熊,听起来就很威风

第122章雷向志论分家

“肯定愿意。”雷铁点头,注视着棕熊,心想:就算它不愿意,也要想办法让它愿意。

棕熊莫明地背心一寒。

一点白赞同地点点脑袋,“嗷呜。”

雷铁看着秦勉玩儿了一会儿,觉得如果媳妇的那双手是在摸他就好了。

“媳妇,我饿了。”

秦勉站起身,在雷铁唇上用力地亲上一口,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怎么样”

雷铁不解。

“俗话说有情饮水饱,饱了没”秦勉勾住他的肩膀,含笑看着他。

雷铁点头,亲回去,这次亲的久了些。

秦勉心里甜丝丝的,抱住他的腰。

虽然雷铁用灵泉水和真元帮棕熊处理了伤口,但棕熊毕竟伤得太重,又失血过多,还要养几天才能康复。

秦勉在空间里抓了几只鸡给棕熊做口粮,暂时将它和一点白留在空间里。

出了空间,雷铁问秦勉,“媳妇,晚上做什么菜”

“想吃宫保鸡丁。”秦勉翻着背篓里的东西,“你先把野鸡处理干净,剔骨留肉,切成丁。再把地菜择干净,明天包饺子吃。”

“好。”雷铁搬个小板凳在井边杀鸡。

秦勉到厨房里先把花生米泡上。

两天后,老宅宴请宾客。

老宅的院子里家盖了几间房,堂屋和天井里容纳不下太多人。因为客人多,请来的厨子也不止一人,老宅的一口灶台不够用,需要另外再砌灶台。晒谷场够宽敞,雷大强将设宴的地点安排在晒谷场上。

太阳没露脸,天阴着,幸运的是并无要下雨的迹象。

吃罢早饭,说好要来帮忙的村民们把柴禾,砖头,食材,借来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等都搬到晒谷场上。一趟又一趟,晒谷场上很快热闹起来。雷向仁,雷向义和雷向礼兄弟仨用木头和布搭盖了一件简单的灶房。

大约辰时,从隔壁村请来的专门做席面的厨子就到了,带着帮手们处理各种食材。没过多久,晒谷场上就飘出一阵阵香味,炖的骨头,炸圆子,烧肉等各种食材的香味勾得孩子们在灶房外面打转,不想离开。有几个胆大的窜进去想偷几个圆子被赵氏逮住,骂骂咧咧的将他们赶跑。一转过身,她自己却伸手从盆里偷拿炸圆子吃。几个厨子很是不耻。

秦勉派了福婶和全婶去帮忙,暗示她们万一老宅的哪位有什么太过分的行为就找个借口离开。

巳时,三辆马车不疾不徐地从村外驶来,停在老宅门口。雷向智带着霍院长,龚夫子和刘夫子以及几个和他关系较好的同窗从马车上下来。雷大强,杜氏和卫氏三人客气又热情地将客人们迎进屋去坐。没过一会儿,雷向礼陪着里正出现,也进了屋。有这么几位有头有脸的人物在,雷大强和杜氏总算没出什么丑。

秦勉和雷铁还在家里。

秦勉忙着和棕熊培养感情,给它端水喂食,力争把它留下;雷铁则在一旁看着媳妇和棕熊培养感情。

到近晌午,估计快开饭了,两人才相携前往晒谷场。

晒谷场上摆了十几桌,看上去颇有些壮观。亲戚们都来齐了,老的少的,没有一个缺席的,一方面是来吃酒席,另一方面也借机和秀才以及秀才的夫子,朋友们套套近乎。村里的乡亲们来的略晚,都没有空着手,有的拎着一把菜,有的拎着几个鸡蛋大家都是地里刨食的,不是什么有钱人,相互之间凑份子,都是这么回事。

秦勉和雷铁坐下没多大会儿,双飨楼派来的马车就踩着点到了。伙计们陆续从车里拿出几个多层的食盒,将里面还冒着热气的菜一一摆在两张上等席面的饭桌上。与此同时,秦勉家的下人们也抱着二十坛酒出现。

一看酒坛上的“一线天堂”,所有人都明白这是雷向智的大哥大嫂的“表示”,羡慕雷向智的同时,有些激动如今谁不知道一线天堂的酒又好喝又贵,今日可是难得的机会。

双飨楼的伙计和下人放下东西后,一起到秦勉和雷铁跟前整齐划一的行礼,然后告退。

少顷,雷大强领着霍院长,里正等人过来。八面玲珑的知客笑容满面地要安排众人入座。

霍院长等人一看席面上的菜就知道是双飨楼的,这一桌上等席面包括四冷盘四点心八热菜一共十六道,放在双飨楼里至少得十五两银子。

秦勉和雷铁与霍院长,刘夫子,龚夫子等都有几面之缘,过去见礼。

霍院长对他们有很深刻的印象,乐呵呵地说着,“不必多礼”。

雷大强环顾一圈,颇为恼怒。他特意给邓家那边送了信,但邓家没有来人。以前邓氏那边的亲戚不来也就罢了,如今他儿子中了秀才他们还是不来,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如此想着,他不禁暗自瞪了雷铁一眼,对这个儿子更是不喜。

雷铁是什么人当即察觉到他的目光,淡漠而平静地迎视。

雷大强狼狈地移开视线。

秦勉和雷铁被安放在中等席面上,和他们同一桌的是雷大刚和他的儿子以及雷小云的相公和儿子。雷小云的相公和儿子一心想巴着雷向智,对秦勉和雷铁很冷淡,秦勉和雷铁也不去自讨没趣,意思地敬了一杯酒就沉默地吃饭。

几个厨子的手艺还不错,做的菜别有风味。秦勉和雷铁很宽心的吃得饱饱的。吃饱后,两人散着步回家,晚上又踩着点过来吃晚饭。

吃完晚饭告辞时,雷向智暗中对雷铁使了一个眼色。

雷铁点头表示明白,和秦勉一起离开。

送走所有客人后,老宅的人抓紧时间收拾,洗一大堆碗筷,把从别人家借来的桌椅板凳一一还回去燃了火堆在晒谷场上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才完事。

翌日,吃过早饭,雷向智找借口将雷大强和杜氏叫进自己的房间。分家之事历来是长辈做主,是以,雷向智打算先说服雷大强和杜氏。

“老五,神秘兮兮的,什么事”杜氏慈祥地看着小儿子。雷向智请他们坐下,“爹,娘,我要说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我希望二老不要太吃惊惊动了家里的其他人。”

雷大强听他说得郑重,神色一正,“你说,什么事”

杜氏也连连点头,紧张地问:“是什么事”

雷向智开门见山,“爹,娘,我想分家。”

“什么”杜氏还是没控制住情绪,但很快反应过来,压低声音,急切地问,“老五,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雷大强不愿分家,但也舍不得和小儿子置气,忍着怒气说道:“先说说你的理由。”

雷向智道:“我是想让二哥,三哥,四哥和我都分开过。爹,娘,小娘和小妹,和我一起过。”

最后一句话使得雷大强和杜氏眼底都露出笑意,就知道小儿子是最贴心的。

“我想分家有几个原因。爹,娘,你们先听听,如果觉得儿子说的没道理,咱们再商量。”雷向智很清楚该如何说服父母,不慌不忙。

雷大强点点头,“嗯,你说。”

雷向智道:“第一,咱们家的人越来越多,房子明显不够住。咱们家人丁兴旺,爹娘以后肯定会孙儿满堂,总不能一直挤在现在这栋房子里。咱们左右隔壁都有人,就算想扩建也没有地方。”

雷大强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第二,爹娘年纪也大了,该享享福了。分家之后,爹娘和我一起过,就只需为我一人操心,不比现在轻松得多娘,您说是吧”雷向智挽着杜氏的胳膊,笑着道,“娘平常少劳累些,人就更年轻,儿子还指望娘一直陪着儿子呢。爹则一直是儿子的主心骨,儿子想和爹一起过。”

杜氏笑得合不拢嘴,嗔怪地拍拍他的胳膊,“就你嘴甜。”

雷大强乐淘淘的,已经心动。

雷向智再下一剂猛药,“儿子将来是要做官的。到那时,爹和娘跟着我一起,兴许还要搬到城里住,老家这里肯定得留人照应。到那时,留谁看家合适不如现在就分了。”

到此时,雷大强和杜氏已经完全被说服,满脑子想的都是儿子做官后自己扬眉吐气,穿金戴银的模样。

但两人还有些顾虑。

“你二哥和二嫂肯定不愿意和你分开。”杜氏皱着眉,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大儿子令人厌烦。

雷大强的顾虑则是,“历来都有讲究,老人在,不分家。而且,一般分家,老人都是和长子过。如果我,你娘,你小娘和你过,而不是和你二哥过,村里人岂不是要戳我们的脊梁骨”

“长子”,“二哥”,他这话说白了就是没把雷铁当他的儿子。如果秦勉在这儿,肯定会忍不住呸他一脸。再说“戳脊梁骨”,村里关于雷大强,杜氏,雷向仁和赵氏四个人的闲话还少了吗

雷向智也明白自己爹娘在村里的名声不好,但不管怎样,父母对他并没有任何亏欠。更何况,子不言父过。

“娘放心,二哥和二嫂那边我有办法。”雷向智说完,看向雷大强,“至于爹,您也不用担心。我年纪是最小的,如今还在求学,对外只说二老对我不放心即可。”

这个理由也说得过去。雷大强和杜氏思索片刻,都点点头。

赵氏和雷向仁躲在门外,耳朵紧紧地贴在门上,听到隐隐约约的说话声,但很模糊,一个字都听不清楚,只好悻悻地离开。

雷向智又道:“爹,娘,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把家分了。二哥,三哥,四哥如今没有地方住,暂时还让他们住在这里,其他的该分的都分了,以后吃饭,干活也不再在一起。”

杜氏心里还有些怅然,分了家以后,很多活儿都需要她自己做了,但想到以后儿子当官了自己能穿金戴银的美好画面,立马将几分怅然挥散。

雷大强和雷向智商量,“老五,咱们家有水田十二亩,旱田八亩,你,你二哥,三哥,四哥各一份,我,你娘和小娘都还年轻,肯定也得分一份,这样一来就不好分了。”

雷向智知道自己爹的小家子气毛病又犯了,安抚道:“爹和娘平常给我的钱我省下了一部分,又买了几块田。”实则是多亏了大哥和大嫂对他的多番资助,这话他不会对父母说,说了只会给大哥和大嫂带来麻烦。

雷大强和杜氏一听,十分心疼小儿子。但他们平常给雷向智的钱并不少,此时让他们把买田的钱还给小儿子,他们也不乐意。如果还了,不就等于田是他们买的

所以,夫妻俩都没吱声。

第123章老宅分家

雷向智似乎没注意到他们的不自在,“所以,咱们家现在一共有十五亩水田、十亩旱田,爹、二哥、三哥、四哥和我,每人可分三亩水田和两亩旱田。其他的该怎么分,爹您说说。”

雷大强琢磨了一会儿,说道:“房予,目前各人还住在各人的房里,菜地和厨房可以共用;家里的钱暂时不分,你四哥的亲事今年必须得定下来,最迟明天春上成亲,道时候要花一大笔钱。等你四哥成亲后,再分钱财。

老五,你看怎么样”

雷向智点点头,“爹说得有道理,四哥年纪不小了,是该成亲了。”

“嗯。”雷大强对儿子的孝顺很满意,笑呵呵地道,“至于其他的小件东西,都好说,农具、碗筷什么的,按照人口分就行了。”

“好,我现在就去请里正。”雷向智说道。

雷向义和雷向礼在院子门口站着,能猜到雷向智和雷大强、杜氏三人在商量什么。看见雷向智出来,两人都紧张地看着他,生怕听到不想听的答案。

雷向智笑着对他们点点头。

雷向义松了一口气,“五弟,你在家里,我去请里正。”

“我去请大哥和大嫂过来吧。”雷向礼说道。

“好,有劳三哥和四哥。”雷向智微笑着道。

雷向义和雷向礼快步离去。

“哎你们去哪儿”雷向仁从堂屋里出来,正好看见雷向义和雷向礼面带喜色地离开,连忙喊了一声。

但没人理他。

“五弟,什么事啊”雷向仁赶紧问雷白智。

雷向智道:“二哥,是好事,你要不要去把二嫂找回来”

“喔,那我这就去。”雷向仁一溜烟跑掉,去找在别人家唠嗑的赵氏。

“五哥。”雷春桃从她房中走出来,有些担忧地看着雷向智。

雷向智很疼爱这个双胞胎妹妹,揉揉她的脑袋,温和地一笑,“放心,五哥会处理好的。”

雷向礼到悠然田居时,秦勉和雷铁在家里包饺子。雷铁擀饺子皮,秦勉包饺子,两人配合默契。

一见雷向礼脸上带笑,秦勉打趣道:“四弟这是捡到钱了”

“让大嫂见笑了。”雷向礼不好意思地摸摸头,“五弟已径说服爹和娘分家,我来叫大哥和大嫂过去做个见证。”

“行。”秦勉拍掉手上的面粉,站起身,“五弟做事果然干脆利落。知道是怎么分吗”

雷向礼摇头,“我没来得及问,不过我相信五弟会处理好。”

雷铁倒水壶里的热水洗手。秦勉的手一到秋冬就冰凉,他从不让秦勉沾冷水。

洗了手后,三人一起去老宅。

那头,雷向义也领了里正往老宅去。

村民瞧着这动静,心里有了一些猜测。几个妇人相携到雷大强左右邻居家里串门,以便及时掌握第一手消息。

秦勉、雷铁、里正、雷大强、杜氏、卫氏、雷向仁、赵氏、雷向义、钱氏、雷向礼和雷向智一共十二人在堂屋里坐定,雷春桃和丫鬟小喜在一旁看管着雷大宝、雷二宝和雷欣欣三个孩子。

雷向仁毕竞不是白痴,一见他们连里正都喊来了,而雷向义、钱氏和雷向礼三人眼中都含着喜色,立马猜到这是要分家啊他的脸色霎时变了,阴着脸,打算先听听其他人怎么说。

赵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