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节

小说: 穿越之勉为其男 作者: 怜惜凝眸 更新时间:2016-01-30 字数:6925 阅读进度:52/98

和他不愧是夫妻,也看出了端倪,紧张地看着他,“相公”

雷向仁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镇定,两眼闪烁着利光,戒备地在所有人脸上梭巡。分家就分家,但一旦有让他不满的地方,他不会善罢甘休。

雷大强先朝里正一礼,“又要麻烦里正了。”

里正摆手道:“呵呵,举手之劳,不值一提。”

雷大强扬声道:“所有人都在这儿了,便都听我说说。大家都看到了,咱们家就这么几间房。如今卫氏和钱氏都有喜,家里很快就要添两口人。等老四成亲,家里会更拥挤。所谓树大分支,今天我就做主将家分了。由里正做见证人并写下分家文书。”

还没说到关键的地方,因此,也没有人插话。

雷大强便继续说:“既然要分,就一次分好。老二、老三、老四和老五都分开,我、杜氏、卫氏、春桃和老五一起过。”

雷向仁立即跳了出来,“爹您这是什么意思咱们兄弟几个好不容易扶持着五弟中了秀才,怎么连一点光都没有沾到,就要这么分开了这不合适吧”

“是啊”赵氏嘴一撇,眼角吊起来,斜睨雷向智,“五弟,你和爹娘刚才在房里嘀咕了半天分家的事,该不会是你”总算她还记得雷向智如今身份不同了,不敢说得太直白得罪了他。

里正眼观鼻鼻观心,不插话。

秦勉和雷铁两眼目视前方,似乎都在走神。

“五弟,真的是你”雷向仁一脸受伤,难以置信地看着雷向智。

雷向智面不改色,“二哥,可否先听我把话说完”

雷向仁板着脸,一甩手,“你说””分家地事确实是我对爹和娘提的。”雷向智道,“除了爹方才所说的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么多人住在一起,总是会有硅硅绊伴,分开了反而更亲近。我自然记得,这些年我能毫无后顾之忧地求学,全赖爹、娘、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三哥、三嫂、四哥和小妹的支持。没有你们,就没有我雷向智的今天。”

雷向仁的脸色稍微和援,“你明白就好。”

“我就知道五弟不是那等忘恩的人。”赵氏一副对雷向智很满意的表情。

秦勉鄙夷地扫视雷向仁夫妻。谁着不出来雷向智的感激只是顺便带上雷向仁和赵氏。

“我问过三哥和四哥的意见,他们都愿意分家。”雷向智悠然道,“如果二哥同意分家,我愿意给二哥一百两银子资助大宝和二宝念书;如果二哥想和我一起侍奉爹娘,我当然是乐意之至,如此,这一百两银子我也能放心地用来求学。”

除了秦勉和雷铁,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一百两银子

雷大强和杜氏的第一反应就是后悔不该同意分家,但转念一想以后儿子做官会有更多的银子,便沉住了气。

卫氏富含深意地看向秦勉和雷铁,很快收回目光。她没打算掺和分家的事,不管怎么分,她都是跟着雷大强,而雷大强绝对不会和雷向智分开,她吃不了大亏。目前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平安地将孩子生出来。

雷向仁和赵氏都喜得一哆嗦,心砰砰直跳。

钱氏也是心头一跳,坐立不安。在她看来,五弟太偏心,既然给了雷向仁一百两,也应该给她相公一百两。

雷向义按住她的手,递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雷向礼和雷向义一样平静。兄弟俩都看得透彻,雷向智给了雷向仁一百两银子,并不是因为他和雷向仁更亲厚,反而是相反的原因。

至于雷向智这一百两银子是哪儿来的,一时之间,到倒是没有人想道要问一问。

“二哥,你考虑得怎么祥”雷向智抿了一口茶,含笑问道。

雷向仁犹豫不决。一百两银子是不少,但以后雷向智做了官,他能得到的更多。

赵氏却慌了,生怕他拒绝,使劲拽他的袖子,压低声音,急切地道:“相公,你还在犹豫什么赶紧答应咱们两辈子也挣不到一百两银子有了这一百两银子,咱们可以盖个大房子,还可以送大宝和二宝去学堂,只要好好培养他们,他们将来也能做官”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雷向仁,让他在眼前看到另外一条更光明、更宽阔的道路。是啊,他为什么要盯着五弟不被弟弟到底不比儿子亲厚,靠弟弟还不如靠儿子

秦勉假意喝茶,唇边含笑,默默地给赵氏点赞,给雷向仁点蜡。

赵氏催促不停,雷向仁来不及仔细斟酌,装模作样地叹息一声,诅丧地点点头,“大宝再不启蒙就晚了,我确实需要这笔钱好,我答应分家。只是,分家了就不能再在爹娘面前尽孝”

“是啊,爹,娘。”钱氏一脸不舍地看着雷大强和杜氏,擦了擦眼角,泪水顺着脸颊滚落。

秦勉分明看见她暗中使劲掐大腿,忍笑忍得直抖。

雷铁默默地扶着他的背。

雷大强便继续主持分家,“老五自己花钱给家里买了几亩地,咱们家现在一共有十五亩水田,十亩旱田。我和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各分五亩水田和三亩旱田房子鸡鸭猪这些这样分农具最后,老四、老五和春桃都没成亲,家里的钱财暂时不分,等老四成亲后就分。”

雷向义和雷向礼都没有意见。雷向仁马上就能得到一百两银子,对这些“小钱”就没有那么在意了,爽快地点头,止不住脸上的笑意。

第124章冬天好赚钱

雷大强说完,里正按照他所说的写成文书,并念了一遍,所有人都没有意见。雷向智帮里正抄写几份,里正、雷大强、雷向仁、雷向义、雷向礼和雷向智都按下手印后,各持一份。

雷向智说到做到,当即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交给雷向仁。

雷大强和杜氏眼热地盯着银票。

雷向仁识得几个大字,但还是交给里正辨认了一遍才放下心收进怀里,和赵氏相视一笑,头颅高昂,用鼻孔看人,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

里正起身告辞,秦勉和雷铁趁机和里正一起离开。

雷向仁迫不及待地开口,“爹、娘,小娘过几个月就要生了,三弟妹如今也有了身子,一大家人住在一起太挤了。

我现在就去买块宅基地,争取在年前把房子盖好,搬出去。”

雷大强看着他半晌,点点头。

雷向义低声道:“爹、娘,我也会尽快搬出去。”

雷大强皱眉,“搬出去住哪儿”

雷向义笑了笑,“多谢爹关心。我打算先盖两件土坯房住着,等多存些钱再说。”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雷大强还是放在心上的,“两间房哪够住这样,老二你借一些钱给你三弟,让他多盖两间房。”

“爹,您别看这一百两很多,我又要盖房子,又要买家具,还要送大宝和二宝去念书,哪一样不花钱”雷向仁给雷向义出主意,“三弟,不如你去大哥家借,大哥和大嫂手里不缺钱。”

“是呀。”赵氏附和。

雷向义摇首道:“不用,我已经决定了,就先盖两件土坯房住着。”

钱氏没插话。秦勉和雷铁借出十两银子给他们的事,她是不会透露出去的。

秦勉和雷铁回家后,继续包饺子。饺子馅是用地菜、瘦肉和油条做的,又鲜又香。吃罢饭,两人来到空间里。

棕熊还在空间里休养,它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在空间里和一点白很玩得来。

雷铁以为秦勉会先去看棕熊,却见他径自走向花坛,伸出手轻轻抚摸。

两个粉球已完全分裂开,胖乎乎的,煞是可爱。当秦勉和雷铁抚摸它们时,它们的颜色会立即变得生动起来,非常有趣。

秦勉说不清现在的感觉,两个粉球似乎和他心脉相连,即使在空间外,他也能情绪地察觉到它们的“情绪”。

雷铁舀了一瓢灵泉水递给他,所有所思地盯着两个粉球看了片刻,又扭头打量秦勉。

秦勉被他的眼神看得发毛,“看什么”

“你。”

秦勉淡定道:“你继续。棕熊的伤已经好了,我们现在就送它回山上了。”当初说要把棕熊留下来养,不过是玩笑话。

两人出了门,往后山走去。既然已经救了棕熊,就不可能再杀了它,未免它下山伤人。两人一直走到深山里,将棕熊和一点白一起放出来。

一点白发现周围的场景变了,知道是出了空间,并且明白主人是要放了棕熊,朝棕熊嗷呜了几声,跟着秦勉和雷铁一起离开。

棕熊在原地站了片刻,转身走远,庞大的身躯没入茂密的丛林中。

第二天早上,秦勉是被雷秦乐的尖叫声惊醒的,一问才知是那只棕熊一大早背着一只被咬断脖子、四五十斤重的野山羊一声不响地趴在大门口,雷秦乐早起开门准备打扫门口的落叶吓了一大跳。

自此以后,棕熊和一点白一样成了“家养”的。村民们每次提起悠然田居脸色都很古怪。以前他们有事没事都会凑到悠然田居门外不远处的大树下聊天,自从棕熊在秦勉家定居后,就算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想来。

悠然田居的下人们一开始也胆战心惊,后来发现,只要他们不招惹棕熊,棕熊根本不理睬他们才放下心。

而一点白有了伴,更是经常性地不着家。

十月底,果园里的甜橙开始成熟。甜橙的果期是十月到十二月,迟熟品种能延续到次年的二月到四月。悠然田居进入又一轮的忙季。

秦勉雇人做了五千个甜橙罐头和五大缸甜橙酱、二十大缸橙汁等到春夏卖出。与此同时,双飨楼推出橙子饼、香橙汤和甜橙米酒汁。

十一月,是莲藕收获的季节。雷秦忠、雷秦顺等九位家将几个月的训练不止是学习防身术,还学习了箭术、骑术以及泅水的技能。挖莲藕的活儿由他们负责。

双飨楼的菜单上和秦勉家饭桌上的菜又多了几道,莲藕排骨汤、酥炸藕合、桂花糯米藕、糖醋莲藕、辣椒什锦藕丁、藕丸子等,让人吃了恋恋不忘。

因为家里事多,雷向仁和雷向义盖新房,秦勉和雷铁都没去帮忙。直到雷向义来请秦勉和雷铁去吃暖房饭,秦勉才恍惚想起老宅分家的事已尘埃落定。

雷向义买的宅基地在村南,三间房的宅基地上,盖了两件土坯房,半间做厨房,半间是雷向义和钱氏的厢房,另外一间做堂屋。屋外堆着一大堆柴禾。

吃完暖房饭,送走家里的其他客人,雷向义留秦勉和雷铁多坐会儿。

钱氏给秦勉和雷铁倒茶后,安静地坐在一旁做小衣服。

秦勉问起烧炭的事,“听说你们已经开始烧炭了,可曾卖掉一些”

雷向义神色很轻松,“一个月之前就开始烧了,第一批炭三千二百多斤。因为是无烟的好炭,卖出了八文钱一斤的高价,第一批炭买了二十五两多。因为二哥砍的柴少,分给他五两多,我和四弟各得了十两。这都是多亏了大哥和大嫂对我们的照顾,感激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以后只要大哥和大嫂用得上我,尽管开口对了,还有,我和四弟商量过了,等第二批炭出来,我们给大哥和大嫂送五百斤过去。”

秦勉点点头,“既然三弟和四弟有这个心,我就收下了。不过,房子既然给了你们就是你们的,和我们再没有关系。方子的事过去了。”

雷向仁的宅基地买在村东,是村口第一家,和老宅之间隔着四家。宅基地面积不小,秦勉估计,光这片宅基地至少得十五两银子。雷向仁的房子几乎和雷向义的同时开工,但他的房子更大,结构更复杂,进程慢些,还要四五天才能盖好,不过已看得出格局。不但有前院,还有后院。前院的大门砌得非常气派,和镇上大户人家的大门很像,大门两侧各有一间倒座房,正屋中间是堂屋,堂屋左边两间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厢房;堂屋右边有两件厢房。堂屋有一扇小门通往后院,鸡舍、猪舍、茅房和菜地都在后院、赵氏早就在村里放出话了,要在前院里弄个小花园,到时候请大家去做客。

房子盖好后,颇为气派,在村里算数一数二的。赵氏果真弄在前院弄了个花园,还跑到悠然田居去要花。秦勉懒得和她打交道,直接让一点白和棕熊在门口守着,赵氏悻悻地离去,花钱去镇上买了一些花,又让雷向仁去山上挖。

雷向仁乐颠颠地区山脚下挖花,却大意地将一条蛇错看成一根棍子,被咬了一口,幸亏那蛇没有毒,但雷向仁腿肿得在家躺了好几天。这件事成为一个笑话在青山村流传了好几天。

新屋晾晒了不到半个月,雷向仁和赵氏就迫不及待地搬了进去。

秦勉和雷铁有一次路过,在外面看了看整栋房子,得出一个结论雷向仁的一百两银子至少已花去了四十两。不过,这和他们没关系。

又过两日,雷向智的书院放假,雷向仁就将暖房的日子定在这一日。

秦勉和雷铁以前之所以还和老宅那边保持来往,只是看在雷向义、雷向礼、雷向智和雷春桃的份上。如今雷向仁已经分出去,和雷铁的关系就更远了。秦勉和雷铁都无意和雷向仁深交,借口有事去了镇上,没有去吃暖房饭,只是让雷秦乐送了一篮甜橙过去。

从镇上回来后,秦勉听雷秦乐说,雷向仁和赵氏收到贺礼后说了一些阴阳怪气的话,大意就是觉得秦勉和雷铁都是有钱人,送的礼太寒酸了。

秦勉和雷铁毫不在意。和雷向仁、赵氏多说几句话,秦勉都觉得是浪费口水。他敢打包票,以雷向仁和赵氏的性子,迟早会惹出大事。他已经想好了,要逐渐淡化他们家和雷向仁这一房的关系,以后只要一有机会就彻底断绝,以免以后被连累。

雷秦乐还说了一件事:雷向仁、雷向义和雷向礼三人合伙烧炭的事掰了,主要是因为雷向仁总是偷懒少砍柴,烧炭的时候也经常不去帮忙。雷向智建议他们将烧炭的方子卖掉,直接分钱。用这个方子烧出的炭质量非常好,雷向义和雷向礼本来不同意卖方子,后来被雷向智说服,打算再烧一批炭之后就将方子卖掉。

这件事,秦勉没有多打听。

快进腊月时,雷向义和雷向礼送了五百斤炭到悠然田居。

两人主动向秦勉和雷铁提起卖烧炭方子的事。烧炭方子一共卖了二百两银子。雷大强和赵氏认为,方子是秦勉和雷铁在他们分家之前给的,就应该算作公中财务。二百两银子被分成了五份,雷大强、雷向仁、雷向义、雷向礼和雷向智各四十两。雷向智并没有要这四十两银子,而是坚持分给雷向义、雷向礼和雷春桃。雷春桃十两用来办嫁妆,雷向义和雷向礼每人十五两。雷向义和雷向礼无奈之下,只能收下,但都暗自决定等以后雷向智参加乡试时再给他。

进了腊月,秦勉和雷铁将夏天做的黄桃罐头、水蜜桃罐头等运到双飨楼,一个罐头定价一两银子,每日限量销售,想买的人挤破头。

悠然田居暖棚里的菜也开始成熟了,红艳艳的西红柿、绿油油的韭菜和苋菜、翠绿的青椒和苦瓜、鲜嫩的黄瓜、肥胖的茄子、硕大的冬瓜欣欣向荣。冬季蔬菜品种少,每日总吃那几种菜谁都会受不了。当这些夏令蔬菜出现在双飨楼的菜单上,整个昭阳县都轰动了。即使一盘清炒苋菜卖出一百文的高价,双飨楼依旧每日都座无虚席,连邻县的富贵人家也常跑到双飨楼来吃饭。

这日,孙掌柜放假,秦勉和雷铁要去镇上给他代班,顺便送一筐西红柿、一筐黄瓜和一筐茄子去。

雷春桃匆匆跑来,一脸喜色,“大哥、大嫂,四哥要定亲了。”

第125章年关近

几个穿着灰棉袄,头戴灰冬帽的仆人麻利地将一筐筐菜往板车上搬。

一点白趴在板车旁边,两只爪子拨弄着一个西红柿当球玩。

“是哪家的姑娘”秦勉随手从菜筐里拿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西红柿递给雷春桃。

“谢谢大嫂。”雷春桃的脸冻得红扑扑的,收下西红柿,因为太凉,拿出帕子包着,“是秀兰婶子家的二丫头,叫小玉。”

“一个村的那也不错。”秦勉有些意外,青山村很少有人愿意在本村找儿媳或者女婿,主要是考虑到万一夫妻俩闹矛盾了在同一个村里会很尴尬。

天是越来越冷了,说话时呵出的白气就差没结成冰棱。他们两聊天,雷铁把帽子、围巾和手套一样样地往秦勉身上戴。

雷春桃看得羡慕不已,忍不住幻想将来自己的相公会不会也像大哥对大嫂那么好。

“小玉是个好性子的,她做我四嫂不错。”雷春桃眼角带着一抹俏皮,“娘给四哥提了好几个姑娘四个都不愿意,今天媒人一来说,四哥就同意了”

自雷向智中了秀才,杜氏更是眼高于顶,秦勉记得秀兰婶子家里只算一般,杜氏居然会同意

“成亲的日子定了吗”秦勉问

雷春桃道:“还没有,六礼现在只过了一礼。我太高兴了所以忍不住先过来和大哥大嫂说一声。”

秦勉正要打趣她之所以对雷向礼的亲事这么在意是不是急着嫁人了,想起这是个保守的时代,一笑作罢。

“大哥和大嫂正要出门吧我不耽误你们了,走了。”雷春桃摆了摆手,快步跑远。

雷秦顺这才上前,“大少爷,小少爷,蔬菜和要送人的水果都搬上去了。”

“出发。”雷铁简洁地下令,和秦勉登上专用马车。一点白一跃而上,趴在后窗上往外看。

冬天的马车与夏天是大不相同,四面车壁都挂上薄毯,密密实实地挡着风,只在窗户的位置留出一块,接收光线。

只是,即使如此,马车内还是有些暗,只能在车顶挂着一盏气死风灯,这让秦勉有一种将玻璃发明出来的冲动。琉璃的透光性不错,但毕竟成本太高。

雷铁关上车门,在秦勉身边坐下。

雷秦乐赶着专属马车走在前面,雷秦顺驾着装菜的马车跟在后面。两辆车一前一后平稳地向村外驶去。

冬日的早晨,太阳黯淡无光,天地之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薄纱,雾气蒙蒙。刺骨的寒风一阵一阵地刮过,光秃秃的树枝不停地摇晃,萧瑟而寂寞。以往爱闲聊的村民都不在外面晃荡了,关紧门窗,窝在家里。连觅食的鸡也缩着脖子躲在墙角,听到车轮的响动,受惊地跳起来,掉落的几根鸡毛随风飞远。

秦勉还没修炼到家,即使身上绒帽、围巾和手套一样不少,依旧觉得冷。雷铁长臂一捞,把他抱进怀里,脱下他的手套,将他的手夹在大氅下两边腋下。

两人脸对脸,眼对眼,鼻息纠缠在一起。车厢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暧昧不清,秦勉的呼吸有些急促,却不舍得将目光从雷铁眼中的柔情里拔出。

雷铁低首靠近,细细感受温热的吻轻轻地落在他的额头上,鼻尖上,最后在嘴唇上轻轻地舔咬,吸吮。秦勉也张口舔他的唇,被钻了空子,深吻一番。

两人的热情最终还是因为身上穿太多而冷却。

“还是你身上暖和。”秦勉舒服地靠在雷铁的肩膀上,手指故意在他的腋窝里挠了挠,敏锐地感觉到雷铁一缩后将他的手夹紧,哈哈地笑起来。

雷铁的唇若有若无地磨蹭他的脸,“吃些东西”

秦勉摇头,“不想吃。”

“早上吃得少。”雷铁从空间里取出一碟小巧玲珑的小笼包,约莫十一二个,还散发着屡屡热气。

秦勉趴着不动,张开嘴,两眼望着雷铁,唇角染着浅笑,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愉悦和满足。

雷铁用手帕擦了手,捻起小笼包喂他。

“你也吃。”

雷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