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节

小说: 穿越之勉为其男 作者: 怜惜凝眸 更新时间:2016-01-30 字数:6913 阅读进度:53/98

支持了一个,其余的都喂给秦勉,喂完后,又从空间里取出一个竹筒杯。

秦勉拒绝,“不喝,我可不想长成大胖子。”

“不胖。”雷铁拧开盖子,将竹筒杯送到了他嘴边。

他只好张嘴喝了两口,摇摇头,“喝不下了。”

雷铁没有勉强他,将剩下的汤喝掉,收起杯子和碟子,重新将人搂紧,不让一点风钻进去。

“阿铁,如今已经进入腊月,咱们的两个店铺和两个作坊什么时候放假”

吃得香食肆一年期满后,秦勉考虑再三,决定继续租,仍然是卖快餐。十月份开始,加了麻辣烫、烧烤和火锅。

雷铁道:“双飨楼和食肆腊月二十四关门,正月初八开门;两件作坊二十四关门,正月十六开门。”

秦勉无异议,“除旧迎新大冒险定在什么时候”

“先让孙掌柜派人通知几位钻石会员,尽量安排在小年前。”雷铁心中已有成算。这个冬天很忙,媳妇似乎瘦了些,早些处理完杂事可以让媳妇好好地休息几天。

“好,到时候我也跟你一起去。”

“嗯。”

两人一路说这话,时间过得快。

马车在双飨楼大门口停下,伙计看到马车上的“雷”和“秦”,快速迎上前来。

秦勉不舍地将手从雷铁腋下拿出,被雷铁套上暖热乎了的手套。

秦勉让伙计把蔬菜搬去厨房。几篮甜橙是送给钻石会员的,也搬下去。

“媳妇,我去巡查。”雷铁和秦勉说了一声,先行往如归楼去。

秦勉走进大堂,孙掌柜还在柜台后忙碌。

“孙掌柜,今天你放假,早些回去休息。”

孙掌柜乐呵呵地道:“见过小少爷。双飨楼这几天正忙,小的就不放假了。”

他主动提出,秦勉不会拒绝,“行,辛苦孙掌柜了。明年我们会请一位副掌柜,到时候孙掌柜就能轻松些。”

一听是“副掌柜”,孙掌柜明白两位主子对他的能力还是非常认同的,心内感激,决定以后要更加尽心。

“多谢小少爷体恤。”

秦勉问道:“几位钻石会员最近可曾来过如果没来的话,你派人把要送给他们的水果送过去,并且问问他们在腊月二十四之前哪一天有空闲,眼看就到年关,双飨楼即将展开除旧迎新大冒险的活动。”

“是。”孙掌柜道,“聂公子和沐公子今日正好在,小的一会儿就让人通知他们。还有一件事,要禀告小少爷。”

他的神色有些凝重,秦勉示意他去休息室里说。

“小少爷,是这样的。咱们双飨楼的水果罐头每人限购两个,但昨天下午,小的得知,前段时间双飨楼卖出的水果罐头其实都是被聂公子派人买下的。据小的所知,他将买下的罐头都转卖到了青天府,每个罐头定价三两。因为他是派不同的人来买的,所以小的一开始并没有察觉。还请小少爷恕罪。”

这聂衡果然是个“奸商”。秦勉微微摇头,“原来是这样。无妨,咱们的罐头上都有一线天堂的商标,就算他卖到京城去也是顺便帮我们做宣传。不过咱们双飨楼的主要客源还是昭阳县周围这一片,因此最好还是能将罐头卖给附近的客人。就算聂衡到府城给咱们做了宣传,府城的人未必愿意大老远地跑到双飨楼来吃饭。所以,不能让聂衡继续占便宜。”聂衡比起他和雷铁的优势就在于,他的经商势力更大,货物调运方面比他们更灵便。这一点,秦勉很清楚。他们家的发展要以“稳妥”为原则,很多事急不得。

孙掌柜发愁,“那,小少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秦勉想了想,一脸狡黠的笑,“从今天开始,只能凭会员卡购买罐头。如果聂衡逐一找上买了罐头的会员并说服他们把罐头转卖给他,那也是他的本事。”

孙掌柜赞道:“小少爷高明。”

那边,雷铁刚过小桥,聂衡和沐晨从对面走过来。

“雷老板。”聂衡拱手道,“好久不见。”

雷铁颔首,“二位别来无恙”

“托福。”聂衡道。

“雷老板和秦老板一向形影不离”沐晨此时方上前,往雷铁身后看了看,“既然雷老板在这里,想必秦老板也来了,不知他现在何处我二人正好有一笔生意想和他谈谈。”

雷铁看着他,“和我谈也一样。”

沐晨有些发愣,不明白他突然的防备从何而来。

聂衡轻咳一声,暗中在他背上拍了一下,询问雷铁,“不知雷老板和秦老板是否有空详谈”

雷铁侧身,比了个“请”的手势,返身往桥上走去。

聂衡和沐晨对视一眼跟上,沐晨对聂衡做了个“够闷”的口型。

第126章卖掉种植反季节蔬菜的方子

双飨楼的休息时一直是兼作会议室,正中的桌上放着一篮糖炒板栗,秦勉坐在桌边,剥板栗吃。在他身边放着一个炭盆和一个小火炉,火炉上烧着水,壶嘴里不断地喷出白烟,往上空飘荡。

一点白趴在沙发上,脑袋趴在秦勉的腿上。

雷铁推开门,看着秦勉架着腿吃板栗的模样,眼神一暖,“请进。”

话音落,他并未立即进门,等到室内的秦勉坐端正后,才向屋里走。

秦勉已抹干净嘴,恢复翩翩公子的气度,对聂衡和沐晨微微一笑,抱拳道:“原来是聂公子和沐公子,请坐。”

“打扰了。”聂衡和沐晨到秦勉对面坐下。

沐晨吃惊地盯着一点白,早就听闻双飨楼的两位老板养着一头狼,今日第一次见到,此狼身躯健硕、姿态傲慢,果然非同一般。

一点白从沙发上跳下,伸了个懒腰,凑到桌边盯着桌上的板栗。

秦勉拿起茶壶泡了两杯茶。

雷铁退开一点白的脑袋,在秦勉身边落座,讲装着糖炒板栗的小篮子挪到面前,一声不响地剥板栗,板栗肉放在秦勉跟前的碟子里。

寒暄了几句后,秦勉问道:“二位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因为和聂衡并不陌生,他的口气比较随意。

聂衡笑道:“我们是给你送钱来了。”

“喔”秦勉不置可否,“那敢情好,只要聂老板不想着法从我这儿赚钱我就放心了。”

聂衡估计他是知道罐头的事了,干咳一声,“秦老板言重了。秦勉,知道你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就直说了。我和沐晨想大量进购你们的夏令蔬菜,价钱好商量。”以他估计,双飨楼自从有了这批蔬菜至少赚了五千两银子。怎能让他不眼红不仅如此,双飨楼还凭借这些蔬菜带走了昭阳县内的许多客人,对聂家酒楼的生意造成了明显的影响。

秦勉示意他们喝茶,“你应该知道,我家的蔬菜产量并不大,只够供应双飨楼。”

“这我确实知道。”聂衡提醒她,“但是,你也要明白,以前从未有人能在冬天种出夏天的蔬菜,可想而知,你们家的蔬菜有多扎眼。据我的情报,消息已经传到府城。相信不用多久就会有人陆续前来打探消息。假如你和我以及沐晨合作,不但能为你们带来丰厚的利润,还能为你们分解大部分压力,何乐而不为”

“大部分压力”秦勉敏锐地抓住关键词。

秦勉露出感兴趣的样子,聂衡更有信心说服他,点头道:“不错,我们聂家的本家其实是在青天府,五代以内从商,势力盘根错节。而沐晨家,更胜一筹。他并非是昭阳县的人,而是京城人士。他的身份,暂时不能相告,但我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人觊觎你们种植反季节蔬菜的方子,沐晨可以一力阻挡。”

雷铁的一双黑眸锐光一闪。这就是他对沐晨存有戒心的原因。从第一次见到沐晨,他就隐约觉得沐晨的身份不简单。沐晨身上的贵气与生俱来,无论如何压制,多多少少还是会泄露出一些。

秦勉沉吟不语。当初种植反季节蔬菜之前,他犹豫过很久。如聂衡所说,反季节蔬菜确实会非常扎眼。一些精明的人或许会由冬天种植夏季的蔬菜想到冬天是否也能种植夏季的水果或者五谷杂粮。如果真有人认为他有本事在冬天种出水稻,那将会非常麻烦。后来之所以下定决心,也是因为他在反季节蔬菜上插手的地方并不多,可以说,反季节蔬菜之所以能种植成功就是福叔他们自己琢磨出来的。就算有心人来调查,也不会怀疑他和雷铁身上。

聂衡的话,让秦勉忽然有了另外一种想法。

他询问地看向雷铁。

雷铁握住他放在桌上的手,直视沐晨,缓声道:“我有一位好友对京城十分熟悉,但我并未听他提过京城中有沐姓的显赫家族。”如果聂衡所言不虚,“沐晨”只怕是假名。但这试探是必须的。

沐晨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只露出一半给雷铁看,注意到一道凌厉的光芒在他眼底一划而过,有些惊疑,若无其事地将令牌收起,“雷老板现在应该信了”

秦勉根本没看清那是什么东西,看向雷铁。

雷铁捏了捏他的手,微微颔首。

秦勉想到一直遵循的“稳妥”二字,释然一笑,目光巡视聂衡和沐晨,“既然如此,不知二位对种植反季节蔬菜的方子是否有兴趣”

聂衡喜形于色,险些打翻茶杯,郑重地问:“秦勉,你是认真的”他想过直接买下反季节蔬菜的方子,估计秦勉不会愿意卖,便没有提。不料,无心插柳柳成荫。

“反季节蔬菜的方子确实可能成为烫手山芋,你的决定很明智。”沐晨此时才彻底收起对秦勉的轻视之心,直视他,说道。

秦勉讲该说的都说清楚,“但有一个条件,将方子卖给你们之后,我们家可以继续种植反季节蔬菜。”

聂衡拿起茶壶为四人续茶,“你们家打算种多少亩的蔬菜”

秦勉道:“不超过十亩。”

聂衡和沐晨交换了一个眼色,“可以。你们必须确保不会泄露方子,否则要根据泄露的人数对我们进行一定的赔偿。”

雷铁和沐晨旁观两个都不允许对方占便宜的人磋商。

“理应如此。”秦勉问,“现在可以说说你们愿意出什么价了”

在聂衡准备开口前,秦勉抬手制止,“反季节蔬菜的方子或许也适用于种植水果、花卉、甚至粮食,所以,聂老板,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开口啊。”

聂衡一噎,挫败地一叹。奸商,一点钻空子的机会都不留给他。

“秦勉,你我好歹算是朋友。”

秦勉淡定地喝茶,“战场无父子,情场无兄弟,商场怎么可能有朋友”

沐晨大笑而抚掌,“好一个战场无父子,情场无兄弟,商场无朋友。秦老板言之有理。”

“你到底是哪一边的”聂衡无语地瞪了他一眼,拉着他到角落,小声地商量着了一会儿,走回来。

“五万两白银,如何”聂衡道。做生意本来就是要讨价还价的,他说五万也是一种试探。

秦勉摇头,“我们家不如你们的,有两个地方,一、人手没有你们多;二、势力不及你们大。否则,我们会将方子留下,以后慢慢地试用于种植花卉、水果和粮食。试想一下,到那时会带来多少财富聂老板、沐公子,看来你们没有多少诚意。”

“你可以开个价。”聂衡笑道。

秦勉不客气地道:“一口价,八万两。”

“六万。”

“八万。”

“六万五千两。”

“七万五千两。”

“七万。”

秦勉慢悠悠地道:“八万。”

聂衡无奈摇首,“好吧,七万五千两。不过,我们身上没有这么多银子,明日上午再来拜访。”

旁边桌案上就有文房四宝,秦勉去取过来,“我们先将文书拟下。明天上午我派人来双飨楼接你们去我家,签下文书后,我便让人带你们参观蔬菜大棚,并将种植反季节蔬菜的方法详细地告诉你们,如果有不懂的地方,你们可以当场问。”

聂衡和沐晨都很欣赏他的坦荡。

聂衡道:“你考虑得很周到,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商定好条款,一一写下,仔细斟酌,确定在无漏洞后抄写三份。

正式谈完,秦勉提起“除旧迎新大冒险”的活动。

“二位都是钻石会员,不知几时有空”

聂衡这才想起这件事,“喔拿到方子后我要找人好好琢磨,恐怕没有闲暇。”

沐晨遗憾地道:“过几日,我也要回京城。”

秦勉心说你们都不去,我们更轻松,“那就太遗憾了。”

沐晨不客气滴提出意见,“秦老板,我觉得你们将大冒险的时间定在冬季并不合适,这个时节这么冷,恐怕没有几个人愿意往外跑。”

秦勉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沐公子言之有理,我们会好好考虑沐公子的意见,争取改进。”

聂衡道:“既然我们两个都没有时间参加,作为钻石会员,是否能够得到双飨楼的补偿”

秦勉摇首,“此言差矣,你们不能参加大冒险是你们自身的原因,而非双飨楼之过。所以,请恕我们无能为力。”

聂衡和沐晨无奈,总不能再把两万两银子要回去。双飨楼早就说过预存的钱不能提取。

“这样,”秦勉想了想,说道,“明天你们可以再果园里摘一些甜橙。”

聂衡和沐晨相视一笑,“甚合我意。时间不早了,我们这就回昭阳县,明日再会。”

“请。”

坐着马车离开双飨楼,沐晨对聂衡说道:“那位雷老板的身份恐怕不只是农夫那么简单。”

“何出此言”聂衡问道。

沐晨淡声道:“首先是因为他的气势;此外,方才我拿出令牌时,只让他看了令牌下方的纹饰,他似乎认得那是什么。试问,一个农夫怎么可能会见过这种令牌”

聂衡点点头,“你也知道我一向谨慎,当初吃得香食肆崛起时我就派人查过雷铁,只知道他十二岁离家出走,回来不到两年,关于他离去的十年,几乎什么都没查到。不过,他们雷家祖祖辈辈都是青山村的人,倒也不必过于担心。”

“你心里有数就好。”

自从秋收开始,秦勉和雷铁一直在忙家里的事,很少来镇上,积累了不少账册。让人把双飨楼的账册和吃得香食肆的账册都送来休息时,两人一起查看,中午,就在双飨楼里吃了个火锅。下午,两人继续查账,直忙到天黑华灯初上才看完最后一本账册。

最后的总数目让两人的心情都有些飞扬。忙活了一年是值得的。

秦勉刚伸一个懒腰,雷铁的双手就落在他的肩膀上,给他按摩。

“阿铁,从双飨楼建起到现在,进账有十三万两之多;吃得香食肆今年的进账也有一千三百多两。咱们怎么着也算小有资产了吧”秦勉喜笑颜开,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一直露在外面。

“嗯。”雷铁颔首,“媳妇,元宵节我带你去府城过。”

“好”秦勉心里暖洋洋。这算是补蜜月他搓搓发热的脸,看了看天色,“很晚了,今晚回去吗”

“回去。”雷铁火热的目光凝视着他,“贵宾房再好也不是家。”

第127章雷向礼定亲

拥有一个温暖的家,曾是雷铁多年的渴望。秦勉理解他对家的执着,亲身抱住他,脸贴着他的腰,“我也更喜欢回家住。”

“坐着,我让人送饭菜。”雷铁摩挲他的头,将炭盆里的火拨的更旺,打开门出去。

晚饭还是火锅,草本火锅汤底。天太冷,炒菜冷得快。

吃完饭,天已黑透。雷秦乐点燃檐钩上挂着的两盏气死风灯,驾车出发。一点白精力旺盛地跟着车跑。

雷秦顺早上把菜送到后就回去了,路上只有雷秦乐驾着的这一辆马车。气死风灯跟随马车摇曳,灯火也随之摇荡,在寒风呼啸的黑夜里,平添几分暖意。雷秦乐紧了紧头上的冬帽,小声低哼着曲儿。

秦勉吃饱喝足,懒洋洋地缩在雷铁怀中。已成为修士的他本来是不该这么怕冷的,奈何他修为尚浅,而且不知为何这段时间修炼时吸收的灵气只有很少一部分炼化了真元,剩下的不知所踪。对他来说用真元维持体温消耗太大,索性便将雷铁当做人性暖炉,方便又贴心。

他合着眼,安静的模样散发着别样的诱惑。

雷铁喉头发紧,一声“媳妇”唤出声才察觉嗓音已被强烈的渴望烧的暗哑。

“怎么了”秦勉张开眼。

雷铁的手强势地从他的衣襟处钻进去。

秦勉搂住他的脖颈,“嗯啊阿铁,慢点”

暧昧的声音被寒风吹散,雷秦乐丝毫不知,扬着鞭子将马车赶得又快又稳。“叮叮当,叮叮当”马车上的铃铛也叫得欢快。

秦勉恢复意识时,已经躺在暖和的炕上。亮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有些刺眼,他不适地闭了闭眼,又睁开。居然已经是第二天了

一阵熟悉声在身后响起,一只温热的大掌落在他的脸颊上轻抚。他转过身,雷铁刚硬的面容和清明的双眼映入眼帘。

雷铁侧躺着,棉被搭在胸膛上,身上只着白色的里衣,胸襟凌乱地敞开,露出小麦色的锁骨。

“醒了还睡吗”雷铁俯身靠近,低声问。

秦勉将棉被往上扯盖住他的锁骨,掖了掖被角,在被窝里翻过身背对他,往他怀中挤,懒洋洋地道:“再躺会儿。”

雷铁拨开他的发丝,亲吻他的耳垂,细吻落在他的后颈上,大掌顺着他的腰线缓慢地往下滑

秦勉舒服地轻哼出声,猛然间想起一件事,“阿铁,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聂衡和沐晨已经来了,我让福叔先带他们在田居里走走。媳妇,只想我。”

秦勉还要说些什么,整个人被棉被蒙住。

良久,起伏的棉被终于平静下来。雷铁的头先露出来。

片刻,勤勉的脑袋也钻了出来,脸颊染红,嘴唇微肿。他偏头看向雷铁。因为方才的乐事,男人的脸平添一份性感,他有些移不开视线,忙转移注意力,声音沙哑,“你什么时候起床的”

雷铁道:“半个时辰前。饿不饿”

秦勉点点脑袋,“嗯。”

雷铁在他唇上啄了一口,穿上衣裳出去。

秦勉这才发现一点白和棕熊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躺在地上睡得正沉。

他无聊地拿起一个衣架戳了戳棕熊的脑袋。棕熊抬起头,用迷茫的眼神看了看他,抬起腿想上炕,秦勉连忙将它往下按。棕熊哼哼一声,又趴回去,一动不动,就像一个小山坡。

听到渐近的脚步声,秦勉坐起身,穿上棉袄,靠在靠垫上。

雷铁端着托盘进来,绕开地上的两个“障碍物”来到炕边,将炕桌摆好,托盘放在炕桌上。

托盘里,一碗香喷喷的蔬菜瘦肉粥正冒着腾腾热气。

“阿铁,棕熊还没有名字,以后就叫金毛。”

“你决定。”雷铁将勺子递给他,“媳妇,你慢慢吃,我出去一趟。”

“去吧。”秦勉知道他是要去蔬菜大棚那边看看看。

聂衡和沐晨二人正兴致勃勃地跟着福叔参观悠然田居里的果园。

看见雷铁走过来,沐晨兴致高昂地问:“雷老板,我们可否先去摘甜橙”

雷铁面无表情地道:“办完正事我还有要事在身。”

沐晨只好改变主意,“那好吧,先去看看蔬菜。”

几人一起来到蔬菜园,一眼就能看见四个高且长的大棚。

福叔掀开大棚门口的布帘,领着聂衡和沐晨进去参观。

聂衡和沐晨深为长势正佳的各种蔬菜而赞叹,信心更足,对雷铁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聂衡当场在三份文书上盖上手印,雷铁拿出秦勉的私人名章盖上印。雷铁持有一份,聂衡一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