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氪金

小说: 诸神请安分 作者: 南后主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5125 阅读进度:121/133

虽然不止一次经历战斗。

在南方分部待的两个月里也见过不少奇奇怪怪的能力者。

其中有一次,遇到一个全身大半脓疮的能力者,让他一天都吃不下饭。

但是,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人其实也差不离了。

不,某种意义上甚至更甚一筹。

因为此前的那些,起码都还是完整的人形。

而眼前的这个,真的还能算是人吗?

残缺的脑袋上有这一层淡粉色,凹凸不平的肉膜,隐约还可以看见其下有什么东西在跳动。

没有了两臂,而且在断裂处还不时有着肉芽发出垂死的哀嚎然后挣扎着脱落。

上身破碎的衣物下,流露出来的,也是一条条还在爬动愈合的伤疤。

赤裸出来的双腿就更别提了。

老天,这布满了肉芽的东西真的是腿而不是什么别的畸形种吗?

近距离看到了这一幕,李天煜的第一反应就是恶心。

他发自内心的感到不适。

第二反应,就是这个人的生命力到底有多顽强。

竟然连这种程度的伤势都没让他死去。

第三个反应……

“去死!”李天煜冷漠的大喝。

手中短棍已然当头砸下。

这突兀的变故,似乎让这个精神绷紧成一根弦的敌人没能反应过来。

克里斯歪了歪头,脑袋似乎仍然不太清醒。

不明白眼前的少年为什么要挥棍。

对此,李天煜虽然有些意外,但是手上速度却丝毫没有放缓。

反而更加大了几分力度。

趁他病,要他命!

最后关头,似乎是那浓郁的死亡气息几乎弄遇到了让人窒息的地步,克里斯混沌的思绪终于清醒了几分。

他尽有些狼狈的想要扭过脑袋,但是终究还是没能完全避过去。

血花溅射开来。

一大块血肉连着皮一起掉落,流露出了其下的森森白骨。

甚至就连骨头上都隐约可见一条裂隙。

“可惜了。”李天煜轻声叹息。

这一下只不过削掉了他小半边的脸罢了。

对于常人而言或许算是致命,但是,对于眼前这个早已伤痕累累的怪物而言,不过是债多不压身吧。

他没有犹豫,更没有给敌人喘息的机会,手中短棍已经再一次抬起。

不,这根本不能说是“棍“吧?

这分明就是外表像是“棍“的”刀“!

因为,这样的伤势根本就不是“棍:这种钝器所能造成的伤势!

分明原本不过是根稍微结实一点的树枝罢了,前端也是并不锋利的柱形。

但是,刚才在李天煜的手上,却是如同锋利的短刀。

以完全违背物理学的形状与性质,狠狠的在对方的身上剐了一块肉下来。

这就是李天煜这一个多月以来在贺如山的指导下,学习的成果。

“附加了锋锐、坚固、切割三层炼金花纹。”李天煜默默念到。

完整的三个不同效果的花纹,如果是正儿八经的附加在成品钢坯上的话,这已经是一把炼金武器的坯胎了。

尽管距离剑炉出师的要求还相差甚远,但是,对外,李天煜已然可以自称为炼金术师,而非炼金学徒了。

而达到这一步,李天煜也不过是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

这样的天赋,让作为大师兄的于平心都不有感到颓废,让贺如山都为之惊叹。

按贺如山所说,尽管他早有预料,因为李天煜能力的性质,他在炼金花纹这一方面的学习天赋可以说是得天独厚,但是,要到这一步起码也要两个月的时间。

可是,李天煜却硬生生的缩短了一半。

李天煜也为之庆幸,他学习的速度够快。

这才能够赶上这一场战斗!

心念急转之间,李天煜的第二刀已经落下。

但是,这一次,他被拦下了。

一大块粉色的肉团突兀的挡在了他的第二刀之前。

尽管他这一刀势如破竹的将这肉团一分为二,但是,却已经失去了进攻的最好时机。

“这是……”李天煜看着那掉落在地,并没有溢出多少鲜血的肉团,微微皱眉。

“啊!小子,你知不知道,脑袋漏风的感觉很难受啊!”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我想你应该已经习惯了才对。”李天煜抬起头,冷嘲热讽。

不远处,克里斯有些狼狈的站稳身体。

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眼神已然恢复了几分清明。

尽管精神上一直在经受伏羲琴源源不断的侵蚀,但是,在生死危机下,终究还是恢复了些许的理智。

“呵呵,这种东西,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习惯不了吧。”克里斯咳嗽了一声,又呕出了一口鲜红的血肉。

李天煜冷笑:“你觉得你还算是个正常人?”

“不是,只要是能力者,又有谁是正常的呢?”克里斯疲惫的笑了笑。

这一刻,如果忽略掉他身上那些丑陋狰狞的伤势,他就好像是一个社会上常见的上班族一般。

疲惫且无可奈何。

他仔细的看了看李天煜,似乎这才第一次认真的意识到这是一直追逐着自己而来的执法者。

“没想到诸夏派来杀我的,竟然是你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克里斯的声音中难掩惊讶。

“诸夏是没人了吗?”

“首先,我并不是什么毛头小子。”李天煜说道。

“其次,并非我们诸夏没人,你为什么不换个角度想想……”

李天煜歪了歪脑袋,难得有些恶劣的说道:“而是因为,他们觉得,有我来杀你,已经是足够了。”

“就连嵇康都没能杀掉我,就凭你,做得到吗?”没有在李天煜低劣的挑衅下动怒,克里斯反问道。

“哦,这可说不定……”李天煜低笑道。

两人都没有急着再动手,而是像老友一般聊了起来。

“放我一马如何?”克里斯问道。

“凭什么?”

“虽然我现在状态很差,但是我毕竟是三阶。”克里斯说话的逻辑很清晰。

“而且我还是从四阶跌落的三阶,整个世界都找不出几个。”

“的确,很少有人像你这么个惨到极致的废物一样。”李天煜毒舌道。

“虽然不知道你能力的具体位阶,但是我想……你是二阶吧?”克里斯的语气中尽是笃定。

李天煜微微眯起了眼。

他是在两周前晋升的二阶。

在剑炉刻画炼金花纹的时候,没有半点征兆,水到渠成。

这件事目前为止,就连叶九州李天煜都还没告诉。

“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年轻人,这是能力者的一种直觉。“克里斯笑了笑。

“能够被派来杀我,而且不过只有二阶的能力,想来你的战斗力也是不差,但是,这还不够。“克里斯说道。

“你杀不了我,我们生死相拼,最后的代价无非就是我伤上加伤,而你却是英年早逝。”

“你也不希望是这样的结局吧?“克里斯蛊惑到。

“年轻人,我们没必要这样。“

此乃谎言。

真实情况是,他的状态已经差到让他连杀了李天煜再逃跑的自信都已经没有了。

所以,在感受到自李天煜身上传来的浓郁的危险气息后,他果断选择了这个方法。

克里斯看到李天煜默不作声,情绪似乎也是高涨了一些。

他下意识想要大手一挥,结果却只是从手臂的断口甩出了一截腐烂的碎肉。

他高声道:“你放我一马!我欠你一个人情!我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是只要给我一……不,半个月的时间,我就能恢复完全,到时候,我依然是最顶级的三阶能力者!”

“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你好好想想,你这么年轻,想要在超保局这种体制内快速攀升到高位,需要足够的功绩,我可以帮你!”

“我可以帮你杀人!杀竞争对手也好,杀通缉犯也好,这些都可以帮助你向上爬!或者说我可以给你情报!你要知道,有些情报只有我这种藏身阴暗的人才能知道,你可以拿去换取你想要的……”

这一刻,克里斯就仿佛一个人生导师一般,手把手的教导着李天煜这么一个懵懂的学生,告诉他,该如何在这个浑浊的“社会“中获得极高的成就。

而他的这番话也并不全是假的。

他至少带着七分的真情实意。

如果李天煜真的放他一马,那他的确会帮李天煜做一件事。

当然,目的是为了报恩,还是借此机会握住李天煜的把柄,在诸夏内部埋下一颗钉子,就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但是,无论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表面上,他还是一副为李天煜考虑的样子。

“怎么样?“克里斯殷切的问道。

似乎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明白该怎么选。

鱼死网破,亦或是合则两利?

答案是……

“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李天煜淡淡的说道。

克里斯的脸色微微一僵。

“我也知道,你是在暗中加快修补着身体上的伤势,想要积蓄力量,暴起杀我?还是说想要逃跑?算了,这些都不重要……“

李天煜突然诡异的笑了笑。

“但是,难道你没有发现吗?“

“发现什么?“克里斯的内心悄然涌上了些许的慌乱。

“你难道没有发现……“

李天煜此刻的话宛如恶鬼的低语,让克里斯如坠冰窟。

“你的伤势并没有愈合,反而进一步恶化了吗?“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李天煜鼓励到。

“啊!,不如就先试试愈合刚才我给你脸造成的那一道伤口吧。“

克里斯的心再次沉了沉。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天煜,同时默默的加速涌动着能力。

按理来说,这一刻,他的脸上应该会传来些许的麻痒之感,因为这是肉体在再生的信号。

但是……

没有!什么反应都没有!

他的脸颊上,伤痕依旧,血液不断的在滴落,周遭的血肉没有半点的变动。

就仿佛……

“坏死了?“克里斯脸色难看的呢喃道。

不应该啊!伏羲琴的力量应该已经近乎完全被他抑制在双臂的伤口处才对啊,就算有些许残余,也不可能让他完全无法恢复。

除非……

克里斯的瞳孔猛的一缩。

他的脑袋骤然偏转,动作之大让远处以精神力探查全局的洛伊都怀疑,他的脑袋会不会直接给自己扭下来。

他没有去在意脖子上些许的痛楚,而是惊怒交加的看着李天煜。

准确的来说,是看着他手上的“短刀“。

“毒!你竟然下了毒!“克里斯尖啸起来。

强烈的悲愤之意涌上了克里斯的心头。

年轻人不讲武德!我奉劝你耗子为之!

我们到底谁才是反派啊!我一个上了榜,在国际上也算是有名地罪犯都没有玩毒这种东西。

但是你一个刚成年的小家伙,还出身诸夏超保局这种出了名的正派组织,竟然阴险的暗中下毒?

“你还是不是人啊!”克里斯无能狂怒。

“啊呀!这可不是毒啊!”李天煜笑着说道,但是这一抹笑容中却带着些许让克里斯感觉刺眼的光芒。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啊!”

那仿佛年幼之时,被那些大人物们以鄙夷的眼神看着,用干净的皮鞋踩着他的脑袋时所展露出来的气质。

“像你这样的穷鬼是不会懂的。”李天煜说道,笑容中却是难掩心痛。

“这是氪金的力量!”

这可是贺如山为了自己这个关门弟子精心准备的好东西。

镶嵌在手套上的一块最顶级的“磨刀石”!

可以在兵刃上附带“破魔”,“穿透”双层属性。

等于天然为武器多加了两道炼金花纹。

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其中加入了了贤者之石的粉末。

这可是每一克都可以卖到九位数的天价奢侈品。

而贤者之石有一个最大的特点。

在炼金学上,这是制作炼金武器最顶级的材质,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

贤者之石是有毒的。

特别是针对拥有“灵魂”的能力者而言,这象征着最纯粹“死去的精神”的元素,是当之无愧的剧毒。

而它的具体表现嘛……

“尽管只是微弱的粉末,但是,当它进入到了你的身体里,再过了这么一段时间加以扩散……“李天煜低声道。

“你那引以为豪的自愈能力,恐怕已然十不存一了吧。“

而李天煜还担心不够用,特意多蹭了一些……

他估摸着,就他这一次“附魔“,所耗费的贤者之石大概有零点零几克的样子。

听上去很少,但是换算成金钱……

这也有着七位数的天价了啊!

就只是这一刀……

李天煜的心在流血。

要知道,这块“磨刀石“用完了就真的用完了,贺如山不可能再送他一块了。

顶了天也不过是不要他加工费,只用他出材料费。

但是那按亿来算的材料费......

哪怕是他砸锅卖铁,散尽家财,能不能买到......

半克?

不,不能去想了!李天煜摇了摇头。

再想下去,他就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抽了抽鼻子,看向那害他损失了一大笔财产的狗东西。

克里斯最大的优势,就在李天煜第一下攻击砸中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被废除了。

你怎么能不死?你又怎么会不死啊!

在他这金钱的攻势下......

所以,无论克里斯愿不愿意,今天他都必须要死!

否则他这钱不是打水漂了吗!

他可还没败家都那个地步!

李天煜嘲弄的说道:“我在等毒扩散,你在等什么?“